老伯想賣掉腰牌貼補家用,專家鑒定后:上交國家吧,老伯:我的東西我說了算 - | 點知天下

happy 2022/12/28 檢舉 我要評論

一位77歲老人為了鑒別祖傳腰牌的真偽,錄制了一檔鑒寶節目。

專家在鑒定文物為真后,也勸他最好將文物交給國家。

可誰知他竟然直接拒絕,并直言「我的東西,我說的算」。

老人干脆地拒絕,也引起了人們的非議。

有人說這塊腰牌其實是假的,也有人說這是老人和節目組整出的「雙簧」,

更有甚者,有極少數人指責大爺「自私貪婪」。

那麼究竟誰對誰錯?這塊腰牌到底是真是假呢?

鑒寶:我的東西,我說了算

話說在我國湖南有一位老先生是出了名的愛收藏,他的名字叫做易邵白,

在他一生中,曾經收藏過不少喜愛之物。

但最喜歡的一件藏品卻不是他從外面淘來的寶貝,而是他從祖上傳下來的一塊「總兵腰牌」。

這塊腰牌通體由純銀打造,正面有總兵腰牌4字,反面只有一個令字,看起來甚是威風。

原先易老先生也是出生于富貴之家,這才能有收藏這個奢侈的愛好。

只不過后來家道中落,老先生的那些藏品也就逐一賣出了,只剩下這塊腰牌被保留了下來。

而為了能夠鑒定這塊腰牌的真偽,易老先生最終登上了一檔鑒寶節目,

沒想到卻因此鬧出了一陣不小的風波。

「老先生,您來這是想鑒定什麼?」

「一塊傳家寶。」

節目剛開始,老先生就用自己的從容淡定,拉足了觀眾的期待感。

大家都想看看他能拿出怎樣的寶貝,可令人意外的是,

他竟然隨手從腰間的兜里掏出了一塊腰牌,隨后遞給專家說道,

「這就是我的寶貝。」

現場一片哄笑,大家都覺得老先生是來鬧著玩的。

要真是寶貝,怎麼可能就這麼隨手揣在兜里?最起碼也要搞一個端莊大氣的盒子裝起來。

台下笑聲不止,可是台上的專家看到這塊腰牌后就愣了神。

「這是從我祖上一代代傳下來的,具體有多悠久的歷史我也不知道。」

老先生說了這樣一番話,就把腰牌遞給了專家,而專家在細致鑒定后,眼神中的光芒愈發炙熱,

「老先生,您的這塊腰牌可能是真的,

而且還具備極高的收藏和考古價值,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要交給國家!」

專家的話,在現場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大家都沒想到那塊看似普通的腰牌,

竟然真是一件文物,而且還價值不菲,現場當即熱絡了起來。

然而,老先生一句話就潑滅了大家的討論,「我的東西,我說了算。」

很明顯,老先生并不愿意像專家所說的那樣,將這件傳家寶交給國家。

也正因如此,節目播出后網友才會就老先生,是否應該將文物上交給國家展開了一番爭論。

與此同時也引發了一系列問題,而大家最關心的莫過于真偽與價值,

這塊腰牌到底是不是真的,又價值幾何呢?

腰牌的真偽與價值

老先生說這塊腰牌是祖傳下來的,這一點的確有跡可循,老先生的祖上曾經出過很多名人。

其中六世祖易文光更是曾官拜一品建威將軍,被皇帝親自封賞,受曾國藩的信賴與倚重。

也擔任過總兵一職,能夠傳下來這樣一塊腰牌倒也不奇怪。

要說總兵這個職位,很多人可能都不了解,因為這個職位出現的年代比較晚,而且位階也不固定。

這倒不是說這個職位不重要,恰恰相反,明朝初期的總兵主要負責鎮守邊疆、保衛疆土的重任。

既負責調動兵馬,又負責物資調配,可以說是位高權重。

也正因如此,當時的朝廷對總兵這一職務都有保留,

只有戰爭時刻才會派人送去總兵令牌,讓人擔任總兵一職。

所以早期的總兵令牌是不可能傳下來的,因為朝廷會定期回收,

直到后來朝廷對總兵的權力進行了閹割,總兵一職在逐漸變成常設職務。

可即便如此,能夠拿到總兵令牌的人,仍舊是少之又少。

因為國土畢竟是有限的,最多也只需要83位總兵就足以完成統轄。

而這83位總兵的令牌,在時間推進中都逐漸丟失了,流傳下來的可以說寥寥無幾。

理清楚了歷史淵源,咱們再將目光轉回到易老先生的那塊令牌上。

在初次鑒定過后,又陸續有幾批專家找到過易老先生,對那塊總兵腰牌進行鑒定。

最終得出了統一結論:腰牌為真,價值不菲。

其實從時間和數量的角度來看,總兵腰牌的價值是非常受限的。

不過由于腰牌流傳下來的實在太少,而且這塊腰牌還有極高的考古價值。

所以人們在給這塊腰牌估價的時候才會往高了算,

進行粗略估計這塊腰牌的價值很可能能夠達到9位數,屬實是令人驚嘆。

在確定了這塊腰牌的真偽后,也有很多人曾經嘗試過對易老先生報價,想要把這塊腰牌買回家收藏起來。

不過無論他們出價多高,易老先生都通通拒絕了,因為在他看來,這塊腰牌最珍貴的地方在于傳承意義。

他要將這塊腰牌傳給子孫后代,讓他們記得先祖的榮光,并且緬懷自身,加以努力。

當然,由于經濟情況實在窘迫,易老先生雖然不愿意出售腰牌,但最終還是答應了一些商業合作。

通過租借腰牌或是接受采訪來獲得一定的經濟利益,這是一種共贏,也讓易老先生在收藏這一塊遠近聞名。

很多人都慕名而來,想要一瞻老先生風采以及腰牌模樣,大多都是乘興而來,載興而歸。

那麼問題來了,腰牌到底是什麼?區區一塊腰牌,為什麼能當得起9位數天價?

腰牌的傳承與歷史

說到腰牌,就不能不說我國古代的符信,在沒有電話、手機以及網絡的古代,

帝王究竟是如何發布號令、傳遞信息的呢?

答案就在于符信二字。

我國最早的符信應當是由竹木制成的,后來又陸續出現了金銅和玉角這類材料。

這些材料的最大特點就是材質堅硬,不容易改變形狀,也容易在上面留下獨一無二的印記。

而符信剛開始的用途也很多,有的用來調兵遣將,有的用來出使他國,

也有的是頒發給官員作為憑證,或者是給商人用來通行,幾乎無所不有。

在這一階段,符信的代表是「節」,大家可能還有些陌生,

但是下一階段想必大家都很熟悉,那就是「符」。

舉個有代表性的例子來說,皇帝與將軍會用虎符來調兵遣將,大家不陌生吧?

而之所以雕刻成老虎,是因為老虎在森林中位數百獸之王,有百戰百勝之意。

另外虎符一分為二后極其容易分辨真假,可以說又簡單又高效。

無論是在史記還是在我們平時看的那些傳記小說中,

基本上寫的都是盜竊虎符,而很少有虎符造假的故事,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原因很簡單,造假難度太高,就以1973年西安出土的那枚戰國時期秦國虎符為例來說吧。

該虎符不僅形狀特異,極難偽造,而且符身上還有銘文9行40字,錯金而成,由此可以想象偽造難度有多高。

更不用說在設計之初,他們還大多會在虎符上添加一些小機關了。

因此偽造虎符這個辦法基本上行不通,強行偽造無異于舍近求遠,還不如直接盜竊來的方便。

在兩漢時期,針對符的應用逐漸完善,到了宋朝時期,

符牌制度發展得更為完善,逐漸成為一種嚴格的身份識別方式。

這時候人們時常在腰間佩戴一些豎條形的符牌,

這些符牌自然是沒有了和符的作用,但是用來作為身份的標識卻非常方便。

等到明清時期,符牌更是進一步流傳開來,人們開始用各種特殊材質來制作腰牌。

與此同時針對腰牌的管理也更加嚴格,不僅要在腰牌上標明佩戴者的基本信息。

更嚴格一點的,甚至還需要在上面刻下佩戴者的面部特征,類似于如今的身份證。

而從這里我們也就能看得出來,符、牌幾乎是自古至今一路綿承下來的,

腰牌的歷史雖然短暫,但卻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部分,有著極高的考古價值。

而在這其中赫赫有名的總兵腰牌,價格能夠高達9位數也就不足為奇了。

有這樣一塊腰牌,可以說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既可以當做家族的精神和榮耀傳承下去,也可以當做一份財富留給后人。

那麼如果你真的有這樣一個腰牌,你是否愿意捐給國家呢?

法律的界定

從法律的角度來說,如果你家的文物是祖先傳承下來的,那麼其實是「不必須」交給國家的。

因為根據我國2015年的《文物保護法》規定,

「屬于集體和個人所有的紀念建筑物,古建筑和祖傳文物以及依法取得的其他文物,其所有權受法律保護。」

當然,有「不必須」自然也就有「必須」。

根據我國文物保護法第1章第5條規定,

在我國境內出土的文物中,除了那些國家額外規定的外,所有權都屬于國家。

也就是說,如果你家的文物不是祖傳下來的,大機率還是要交給國家的,

當然有一點爭議頗多,那就是撿到的文物是否屬于合法所得。

針對這一點,我們只能說如果你愿意上交,那麼這是人格高尚的表現。

如果你不愿意上交,而其他人也不知道,那麼或許也能瞞得過一時,

不過接下來你可能就要在歲月的長久煎熬中度過了。

因此這麼看,最好還是將這些文化遺產交給世人共同分享才好,畢竟君子慎獨。

另外,把個人文物交給國家,其實這是對絕大多數人都有好處的。

如果不是國家設了那麼多的博物館,普通人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見到那些珍貴的文物。

而那些東西作為中華幾千年文化中留下來的瑰寶,

能夠被更多的人看到,又何嘗不是一種幸運呢?總好過在陰暗的角落里蒙塵。

當然,以上言論主要針對于那些非祖傳的文物。

至于那些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后人愿意捐給國家當然是好的,值得為人所稱道。

如果不愿意,那也是別人的自由,我們不應當過分指責。

國家也正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所以在各種法律條例中才會做出這樣的規定。

祖宗留下的以及合法所得的文物是受到我國法律保護的,至于其他的文物就不在此列了。

畢竟從物權法的角度來看,那些非勞動所得資產不受法律的保護。

天上掉餡餅的事情聽起來雖然美好,但實際上卻不值得稱頌,與其將希望寄托于美夢,還不如寄托于雙手。

另外,我們還應當從文物和個人兩個角度進行考慮。

從文物的角度上來看,到底是交給國家來保存好,還是交給個人來保存好呢?

很多文物之所以會損毀,就是因為個人保護不當,尤其是那些意外得到文物的人。

在文物保護這一塊做的根本就不夠完善,文物是否該留在他們手中,還是值得商榷。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驟然間得到文物也不見得是件好事,塞翁失馬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聽說過。

一個人驟然間得到價值如此高的東西,一旦處置不妥當,很容易心理失衡從而引發災禍。

人們不該擁有自己不能把握的財富,其他東西亦是如此。

遺留在這個世界各地的文物還有很多,在這其中或許就有一部分留在那些不為人知的人的手中,

我們也由衷的希望,這些文物能夠得到最好的保存,能夠釋放出最璀璨的光芒。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