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神童考入頂級學府!卻因「家窮拿不出學費」百年企業霸氣全包,只才1年就后悔了:「停止資助」

安妮 2022/05/14 檢舉 我要評論

曾經有人說過 「天才與凡人只有一步之隔,這一步就是勤奮。」

如果將一個人天分的多少用高度來衡量,那麼勤奮就是支撐它的柱石。越勤奮,柱石就越堅固,挺立的時間就越長;反之,柱石越脆弱,越易隨時間風化崩塌。

因此天分的高低和多少往往與成就大小不成正比,甚至如我們所熟讀的《傷仲永》那樣,天分越高,受到的夸贊越多,從「神童」到「泯然眾人」的速度就越快。

在一個大山之中,就曾經出現過這樣鮮明的一個例子。

他被譽為當世「神童」,家境貧困卻成績優異,13歲考上無數人向往的重點大學,百年名酒茅臺集團親自出資相助。

小小年紀的他,出盡風頭,享受到了別人奮斗幾十年也不一定得到的榮耀,然而這一切卻都在他進入大學一年后停止了。

引以為傲的成績變成過去,如潮的稱贊轉為怒斥,就連曾經將其視作「棟梁之才」培養的茅臺集團也停止了對他的資助,再不理睬。

廖崴,這個「現代版傷仲永」,名聲顯赫的「昔日神童」究竟經歷了什麼,未來的他又是否能夠涅槃重生,再造風光呢?

廖崴

01 大山里走出的神童

1996年9月2日,興隆鄉的一個普通農家院里傳來了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廖崴出生了。

初時,他的父母并未察覺兒子和其他孩子有什麼不同,也是泥巴里滾,土堆里蹦,整天沒個閑時候。

直到廖崴兩歲那年,他的父母才開始發現,這個兒子好像有點聰明, 在別的孩子話還說不利索的年紀,廖崴竟然已經可以流利地背誦唐詩了。

要知道,他的父親雖然在一家農業服務站工作,算「半個體面人」,但文化程度并不高,從未想過要將兒子培養成什麼棟梁之材,日后飛黃騰達。

他的母親更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鄉間婦女,不是田間地頭的晃悠,就是圍著鍋臺打轉,怎麼會想著教兩歲的兒子讀唐詩。

那麼廖崴又是跟誰學的呢?答案是自己。

原來隔壁家有幾個比他大一些的孩子,已經開始讀書,偶爾聲音大了就會傳到廖家,小廖崴聽著聽著就會背了。

這樣的發現讓夫婦倆有些欣喜,但僅限于欣喜,他們從不覺得自己家的小破院會出什麼神童,廖崴也就是比其他的孩子聰明點,記性好點。

然而讓他們想不到的是,不過一年,赤裸裸的現實就告訴他們,他們的想法是錯的。 年僅3歲的廖崴已經可以張口背出幾百首唐詩,比村里教書的老師還厲害。

既然孩子有這方面的天分,那他們也不能拖后腿,于是在廖崴5歲那年,他被父母送進了村里創辦的小學,正式成為了一名小學生。

上學后他的天分愈加凸顯,別的同學一篇課文背七八遍都不一定記住,他不過兩三遍就已經爛熟于心;別的同學對于老師提出的問題愁眉苦臉,他卻能舉一反三,讓老師啞口無言。

因為他的聰明伶俐,不僅成績名列前茅,每天還會空出大量的時間可供自己支配。

那時的鄉下沒什麼好玩的,手機電腦也并不常見,實在太過無聊,廖崴就朝其他高年級的孩子們借了一堆課本,待在家里寫寫畫畫,自己鉆研。

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 僅僅兩年多的時間他就連跳數級,成功在別人上小學的年紀小學畢業。

如此有資質的孩子,一個地方恐怕幾十年也出不了一個。廖崴「神童」的名聲迅速在家鄉傳開,所有的學校都爭搶著把他納入自己的麾下,想讓他成為自己學校的名片。

面對著這些從四面八方涌來的贊美和追捧,廖崴雖然也很開心,但卻并沒有翹尾巴。他始終記得一件事:自己家里窮,父母供他讀書很不容易,他不能辜負了他們的希望。

02 一戰成名,茅臺資助學費

帶著這樣的信念和決心,廖崴一路讀到了高中,獎學金也拿到手軟。

然而去那句所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伴著廖崴成績突飛猛進的同時,父母的感情也發生了問題。

母親覺得廖崴是個「神童」,一定要比其他孩子更好更優秀,對他看管得極其嚴格。

父親覺得兒子還小,不應該被課業束縛住,應該拿出更多的時間去放松。

兩種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發生在同一個家庭,同一個孩子身上,結局注定不會圓滿。

廖母指責廖父對兒子不夠上心,不是一個好父親;廖父認為廖母的教育理念太死板,會把孩子逼壞。

最終誰也不愿意向誰妥協,原本和睦的家庭只能分崩離析,以失婚收場。

雖然這件事在表面上并沒有對廖崴造成很大影響,但在他的內心深處一定留下了不小的傷疤。

父母失婚后,廖崴繼續跟著母親生活,學業方面也是更加忙碌。

2008年,年僅12歲的廖崴在和母親商量過后向學校提出想參加當年的大學聯考,試一下自己的水平如何。

面對「神童」的請求,校方欣然應允。

于是在2008年的6月7日這天,廖崴第一次走進了大學聯考的考場。

也許是因為緊張,也許是因為高中知識太多還來不及消化,這一次的廖崴并沒有發揮好,只取得了400多分的成績。

這讓一向成績優異的廖崴很是難過不甘,他暗暗下決心,明年的大學聯考一定要一雪前恥,讓所有人都為他的成績折服。

教室,食堂,補課班,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里,廖崴過著三點一線規律又忙碌的生活,與頭懸梁錐刺股并無什麼分別。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的努力終于獲得了回報。

2009年,他一戰成名,以優異成績被重點大學理學院錄取,迅速火遍全國,成為整個家鄉的驕傲。

他的母校從小學到高中,全部張燈結彩,鼓聲震天,以能培養出這樣的天才而自豪。

然而,就在眾人都一片歡慶,喜氣洋洋的時候,廖崴和母親卻陷入了沉默。考上重點大學固然高興,可眼下的他們連去學校的路費都拿不出來,更遑論去讀大學呢?

或許是聽到了他們的哀嘆,或許是上天也不愿意浪費這樣一個人才。

就在錄取通知書下來后沒多久,茅臺集團找到了他們,他們提出將會承擔廖崴大學四年期間的全部費用,一直到他完成學業為止。

這個消息無異于一劑強心針,讓剛剛還愁容滿臉的母子倆笑逐顏開,廖崴的大學夢終于不再是夢。

2009年9月,迎著尚有些炙烤的陽光,廖崴來到了大學的校門前,即將開啟屬于他的大學時代。

廖崴與母親

03 泯然眾人,光環不再

剛剛來到大學的廖崴面對著陌生又新鮮的一切充滿著斗志,他對來采訪他的記者說,他準備2年時間讀本,2年時間讀研,最后再用3年完成博士進修,成為一名優秀的科學家。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壯志豪言猶在耳,廖崴卻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廖崴。在大學不過剛剛呆了一個學期,他的功課就已經亮起了紅燈。

因為以前在鄉下,在高中從未接觸過外面的世界,也沒打過網絡游戲,每天都泡在書本之中與題海中,枯燥而乏味。

廖崴從不知道大學生活可以這麼瀟灑快活,花花世界的誘惑有如此之大。

自從上了大學,他白天上課睡覺,晚上網咖包宿,期末考試15門功課掛了14門,總排名全系倒數后20。

就連學校的老師都評價他是:小學生的情商,中學生的智商,與「神童」二字毫無關聯。

可即使如此,依舊拽不回他已經飛到了外面的心,反而讓他破罐子破摔,更加肆無忌憚。

看到自己曾經給予無限希望的「神童」已經面目全非至此,茅臺集團認為是他們提供的幫助讓廖崴再無后顧之憂,讓他放棄了奮斗,于是當即停止了對他的資助。

看著廖崴淪落至此,學校也十分不忍,他們決定特批廖崴在學校繼續學習一年,以觀后效。

可當初的勁頭已泄,落下的功課又難以追趕,廖崴在理學院實在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經多方商量,最終在2011年9月,廖崴從理學院2009級轉入電氣工程學院2011級,由大一從頭學起。

此時的廖崴已經15歲,蹉跎了兩年歲月的他, 面對父母的眼淚和他人的惋惜憤怒終于迷途知返,痛改前非。

他與網絡游戲一刀兩斷,拋棄雜念,像一個普通學生一樣老老實實的學習,生活,終于將成績提了上去,得到老師和學校的再次肯定。

2015年,廖崴順利讀完大學的本科學位,拿到了畢業證。

但他知道這還不夠,他當初的誓言還未得到踐行。

于是他又繼續投身到忙碌的學習之中,向著研究生進發。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廖崴雖然算不得浪子,但他的回頭依舊頗有成效。

在本科畢業后不久,他又考上了研究生,回到了熟悉的校園。

記者曾經采訪過他,問他這一路走來是怎麼想的。

他對記者坦言,最感謝的是無私支持他的父母,還有包容他不斷給他機會的大學和其他關心愛護他的人。

做人做事都要腳踏實地,勤勤懇懇,只有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攝取知識才會成為一個真正有用的人。大家不要和過去的他一樣,走入歧途。

如今的廖崴已經順利完成了研究生的學業,向更高的人生平臺去攀登,雖然「高開低走」,歸于平凡「泯然眾人」,但是這一路走來,他受過的教訓都會成為他最好的老師,在未來不斷鞭策激勵著他,讓他不斷學習,不斷前進,終有一日完成自己的目標。

如詩中所寫: 「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只要廖崴愿意努力,也許終有一日會卷土重來,重新向世界證明他的實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