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收容所長」簡稚澄:「送走」700只流浪狗的台灣女獸醫,卻將在新婚后永遠活在32歲

安妮 2022/05/08 檢舉 我要評論

2016年,網絡上,突然爆出台灣排名第一的流浪狗收容所的所長——簡稚澄,親手「送走」了 一大批流浪狗的照片和視訊。

那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笑起來很陽光很可愛。

本因為救助了成千上萬只流浪狗,并將收容所發揚光大,她被人們稱為「最美女獸醫」、「最美收容所長」。

但是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被稱為「流浪狗救世主」的女孩兒,在不為人知的背后,竟然做出了這種事情。

簡稚澄

這樣的反差令人感到不寒而栗,人們紛紛擼起袖子在網上指責她,更有人言辭犀利,而她也承認了。

但是,她也不止一次地強調說: 「我有苦衷,我比任何人都想要讓它們活著。」

可是,人們不在乎理由,只在乎事實,一時間,簡稚澄受眾人質疑和反感。

就在這個時候,當地政府新出臺了一項有關流浪動物的新政策。

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項新政策頒布沒多久,新婚沒幾天的簡稚澄便選擇離開了這個世界。

簡稚澄

矢志不渝當獸醫

「我就要學獸醫專業!」

畢業季,高三學生簡稚澄因為選擇大學專業的問題,跟父母爆發了一場激烈的分歧。

父母想讓她報考金融或者管理專業,以后畢業了也好找個體面又高薪的工作。但是簡稚澄根本不聽,她鐵了心要去報考非常冷門的獸醫專業。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對于簡稚澄的選擇,父母表示了激烈的反對。

他們苦口婆心地勸女兒:「你就是沒有吃過生活的苦,不知道社會競爭有多激烈。選這麼個專業,畢業了又臟又累,說不定連你自己都養不活!聽爸媽的,選金融或者管理,畢業了工作好找,薪資又高。」

然而不管父母怎麼說,簡稚澄的態度都很堅決: 「當獸醫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夢想,就算以后找不到工作、掙不到錢,我也絕對不后悔!」

簡稚澄

從小,簡稚澄就很喜歡小動物。

別的小朋友愛玩游樂園跑,簡稚澄卻天天跟小動物膩在一起。

遇到小區里的小狗小貓,簡稚澄都會將手里的吃的喂給他們。看到生病受傷的小動物,小小的簡稚澄難受得直哭。

每次碰到流浪的小動物,簡稚澄都想領養回家,但是父母每次都會告訴她:臟、有病、不要養。

可是簡稚澄不明白, 臟了可以洗,有病可以治,為什麼不能養呢?

慢慢地,隨著簡稚澄一天天的長大,她的心中也有了一個了不起的夢想: 她要做獸醫,救治毛孩子,給流浪的毛孩子們一個家。

為了完成這個夢想,簡稚澄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堅持就讀了獸醫專業,并在經過五年努力的學習后,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獸醫。

簡稚澄

大學畢業時,一家高檔寵物醫院以豐厚的薪資和優渥的待遇向簡稚澄伸出了橄欖枝。

父母非常開心,他們沒有想到,女兒雖然學了獸醫專業,畢業后竟然也能找到這麼好的工作。然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是,簡稚澄竟然拒絕這家寵物醫院,反而選擇了一家又偏又窮的流浪動物收容所—— 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

簡稚澄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她知道, 相比那些有人養有人照顧的毛孩子們,那些流浪在街頭,餓了只能扒垃圾桶,流浪狗們更需要她。

就這樣,簡稚澄帶著對毛孩子們最真誠最單純的愛,在坐了3個小時的車后,來到了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

來到這里后簡稚澄才發現,園里動物們的處境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艱難。

破舊的收容所、逼仄的籠子、簡陋的設備、嚴重短缺的獸醫和工作人員,這所有的一切都導致收容所的毛孩子們根本無法得到周到的呵護。

籠子里的流浪狗們沖著第一次見到的簡稚澄很兇,簡稚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收拾好心情,涌起了無窮的干勁兒。

簡稚澄告訴自己, 條件差也沒關系,只要自己和園里的同事們一起努力,總能讓這些毛孩子們過得更好一點兒。

簡稚澄

簡稚澄將未來想得非常美好,她以為自己以后的工作就是收容流浪狗,然后給它們洗澡、喂食、放風、治病、玩耍,在養得既干凈又健康后,將它們交給善良的領養人,讓它們擁有一個幸福的家。

然而,現實給了她一擊。

動物保護教育園不是保護流浪動物的嗎?

園里的獸醫和工作人員的任務,不是保護和照顧毛孩子們嗎?

園長告訴她,這是當地所有收容所一直以來的規定。 來到收容所的流浪狗,若是12天內沒有被領養走的話,那麼就都要接受回到汪星球。

那天下班后,簡稚澄一個人在家里嚎啕大哭。朋友和家人都心疼不已,他們勸簡稚澄算了吧,既然這樣還不如去寵物醫院工作。

然而,第二天,哭了一夜的簡稚澄還是頂著紅腫的雙眼去上班了。

她知道: 她不去做,也會有別人;可是她不救,就真的少了一個人去救。

簡稚澄

努力改變現狀,簡稚澄成「最美女獸醫」

狗是人類最忠誠的伙伴兒,但是很多時候,人類對于狗的態度卻顯得過分隨意。

因為人類自私和隨意的態度,街頭上多了很多的流浪狗。

在臺,每年街頭上大概都會多出13萬之多的流浪狗。但是整個台灣的收容所卻只有39間,每年最多只能容納6000條流浪狗。

13萬對6000,收容所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在收容所工作沒多久,簡稚澄就切身感受到了這種壓力。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園里就收容了1765只流浪狗,但園里的經費和資源,卻最多只能養活300只。

「送走」狗狗的場景,對于心理素質再好的人都是一種難忍的折磨,更何況是最愛毛孩子的簡稚澄呢?

第一次親手執行那天,簡稚澄淚流不止,心上仿佛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幾乎透不過氣來。

之后的幾年間,壓在簡稚澄心上的大石頭也越來越重。

她清晰地意識到,要想真正救治流浪狗,光靠精湛的醫術是不夠的。

于是,她先是發動園里的同事們一起徹底清理整改收容所,讓它從又破又舊變得溫馨明亮。這樣,不僅毛孩子們住著更舒坦,也更能打動領養人。

之后,她不厭其煩地向身邊的親朋好友推銷園里的毛孩子們,鼓勵他們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領養一只,給它們一個家。

簡稚澄

一個人的力量不夠,她便借助網絡的力量。她努力學習攝影技術,給園里的毛孩子們拍了很多可愛的照片和視訊發在網上,吸引更多的愛狗人士來領養。

就這樣,在簡稚澄的努力和影響下,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園里流浪狗的領養率越來越高,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一度成為了排名第一的流浪狗收容所,簡稚澄也成為了新一任的園長。

因為干凈的眼神,溫暖的笑容,以及善良有愛的舉動,簡稚澄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人們稱贊她是「美女獸醫」、「最美收容所長」,說她是「流浪狗的救世主」,說她像天使一樣善良。

細心的簡稚澄發現,有一批人似乎每過一段時間就會來園里領養流浪狗,后來發現這些人就是一群狗販子,用心不良。

為了杜絕這種情況,簡稚澄重新制定了領養措施,提高了領養條件,完善了審查制度。

而在利益被觸動后,這群狗販子氣急敗壞,恨上了簡稚澄,將園中的規定——需「送走」限定時間內未被收養的流浪狗,放到網上,利用無知的網民,對簡稚澄展開了一場盛大的網絡「盛宴」。

流浪狗有多少,人們不知道;

收容所的壓力有多大,人們不知道;

簡稚澄救了多少只流浪狗,人們也不知道。

人們只知道,那個在人前呵護流浪狗的女孩兒,做了跟宣傳完全相悖的事。

這就夠了。

簡稚澄站出來解釋自己的苦衷,呼吁人們從源頭上減少流浪狗,關注流浪動物問題,可是沒有人聽。

大家總安慰簡稚澄說,忍一忍,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

簡稚澄信了,她暫時放下一切,與深愛的未婚夫完了婚,還去度了蜜月。

度完蜜月回來,簡稚澄的情緒好了一些。而就在這個時候,當地政府也注意到了網上有關流浪動物的輿論,對此,他們出臺了一項新的規定: 廢除「送走」流浪動物。

可是,不完善寵物領養規定,不對寵物主人有所要求,不從源頭上減少流浪動物,也不給收容所增加經費資源,這不過是聽起來好聽的一句空談罷了。

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硬要收容所收容超出承擔能力的流浪動物,這只會讓收容所的環境越來越差,收容動物的生存更加艱難。惡性循環下去,愿意領養的人只會越來越少。到最后,流浪動物連收容所這最后的歸宿也沒有了。

一想到流浪動物的未來如此黑暗,本就因網絡攻擊不堪重負的簡稚澄徹底崩潰了。

她用生命告訴世界:萬物平等,生命沒有不同。

后記:

簡稚澄事件后,修改了《動物保護法》,完善了對流浪動物的處理措施。

在筆者看來,無論這時間是對是錯,無論這工作是對是錯,再讓那個真心愛護小動物的女孩兒去選,她也許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心中有愛,即便手里拿得的是藥物,她也依舊是最善良可敬的天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