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薛寶釵和林黛玉的差距在哪?看透香菱學詩的細節,就知道寶釵輸了

小酱 2021/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香菱羡慕大觀園眾人作詩,難得薛蟠離家,她搬進來與薛寶釵住,就「拜」林黛玉為師刻苦求學,力爭也要成為「詩人」。

香菱學詩背後,曹雪芹隱晦描寫了幾點需要額外注意。

一,香菱能學作詩,側面證明她「揚州瘦馬」的身份。作詩不光是平仄押韻那麼簡單,還要飽讀詩書,典故,能夠圓熟的運用比喻,信手拈來恰當典故,可不只是湊字數。

二,香菱學詩無疑是為了討好薛蟠。薛蟠羡慕林黛玉神仙風采,求娶不能,也希望香菱有樣學樣。

三,香菱學詩代表薛家「東施效顰」。看林黛玉教授香菱學詩的方法、方向、立意和規劃,就知道薛寶釵為什麼不如林黛玉。林家的底蘊深入骨髓,不是薛家能學的。

說完香菱學詩的背後隱喻,回頭再看香菱學詩的努力,就會發現很受感動。

首先,香菱想學詩,薛寶釵卻讓她去拜訪鄰居,她就知道寶釵不太想教她。等她去了林黛玉那裡時,也不浪費人情,馬上向黛玉求助。 「我這一進來了,也得了空兒,好歹教給我作詩,就是我的造化了!」

林黛玉開玩笑說要想教她,得向自己「拜師」,香菱則非常認真的承諾: 「果然這樣,我就拜你作師。你可不許膩煩的。」

香菱求學是認真的,不放棄也勇于求助。薛寶釵不教,就找林黛玉。你看她求助的兩個人正是大觀園中佼佼者,要學就跟最好的老師。寧做雞頭不做鳳尾。

其次,香菱學詩極為刻苦。林黛玉給她講了學詩作詩的方向,給了她王右丞也就是王維的詩集,讓她回去熟讀,尤其叮囑她 「你只看有紅圈的都是我選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地問你姑娘,或者遇見我,我講與你就是了。」

林黛玉讀書,並不是一味地珍惜書籍,而是吃透、批點,圈畫。這樣的書讀下來註定不可能乾乾淨淨,卻是最好的讀書人。

林家的教育要求不是走馬觀花,要徹底的理解,吃透,並有自己的觀點和認識。

林黛玉這等學習方法最恰當。若只看過、背過,當時有一些感悟過一段時間又忘了。圈畫下來,留下讀書心得,等到溫故而知新時,又有新感悟或者推翻之前的想法,也能互相求證。

林黛玉的圈畫批點,是不斷「溫故知新」的結果,也是提煉出最適合學習的教材。

如果將香菱換成黛玉之兒女,教育傳承豈非事半功倍?何愁兒孫不能快速進益!

曹雪芹寫香菱學詩,林黛玉耐心地諄諄教誨,目的就在于此!

薛寶釵的優秀只在于自己學習,卻不願意教授別人,註定無法傳承。沒有傳承則家風無法延續、綿延。

最後,香菱回去後廢寢忘食,日夜攻讀。學習方法正確與否不提,如饑似渴的學習態度非常積極。薛寶釵說: 「何苦自尋煩惱。都是顰兒引的你,我和他算帳去。你本來呆頭呆腦的,再添上這個,越發弄成個呆子了。」

這話很是不善。面對愛學習的人,要給予鼓勵和支持,哪怕學不好她自己會知道放棄。像薛寶釵的言語除了打消積極性之外,對香菱學詩沒有任何幫助。

反倒是林黛玉,等到香菱換書求杜甫的詩集時,主動與香菱探討,鼓勵她不怕說錯,大膽的說出心中想法。 「正要講究討論,方能長進。你且說來我聽。」

一抑一揚,林黛玉和薛寶釵之間的差距,就從對待香菱學詩的態度中一來一回地顯現出來。

香菱有了林黛玉的鼓勵侃侃而談,說她從王維的詩中汲取的「天然」靈感。重新認識了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這種詩句裡的天然,似拙實巧對她的啟發。

林黛玉趁此又拿出陶淵明的詩文,借用魏晉的天真風流,對比盛唐的磊落胸懷,香菱豁然開朗,明晰 「渡頭餘落日,墟裡上孤煙」的「上」字,源于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裡煙」的「依依」兩字。

如此,「上」如何運用,「依依」典出哪裡,香菱一下學了王維和陶淵明兩首詩,並且能夠記憶深刻,活學活用。

為人師者「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林黛玉教的是學習方法而不只是知識。這又是至善之言。

反觀賈寶玉在旁邊兩次三番說香菱「三昧你已得了」,試問是真得了還是假得了!一味鼓吹,得之皮毛既沾沾自喜,可不就是諸事不成。

林家底蘊較之賈家、薛家,差距就在這字裡行間體現出來。

光有理論不過紙上談兵,行與不行還要實際操作才會一目了然。香菱終于開始「試著」作詩,林黛玉給她出了一個《詠月》的題目,香菱三首詩可謂進步神速。

第一首:

月掛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團團。

詩人助興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觀。

翡翠樓邊懸玉鏡,珍珠簾外掛冰盤。

良宵何用燒銀燭,晴彩輝煌映畫欄。

這首詩黛玉笑道 :「意思卻有,只是措詞不雅。皆因你看的詩少,被他縛住了。把這首丟開,再作一首。只管放開膽子去作。」

香菱冥思苦想,堆砌詞彙,等于是生搬硬造。黛玉指出關鍵問題是讀詩太少!

就是說對詩的理解還只是流于表面的平仄以及有限的詞彙和典故。

香菱被韻律和月亮束縛住了,自然就不得法。黛玉鼓勵她丟開這一首,「放開膽子去作」,是讓她大膽實踐,不要怕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