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老人:二婚十五年,大病一場讓我看清老伴的真面目

团团 2020/11/05 #情比金堅 我要評論

老話說的好,沒啥別沒錢,有啥別有病。尤其當今社會,沒錢寸步難行。無論愛人還是親人,都牽扯著金錢與欲望。

尤其在很多二婚夫妻之間,「錢」成了一堵透明的牆,將兩個人狠狠的隔閡起來。

然而「人心隔肚皮」,並不是所有的二婚夫妻之間就只有錢?

龐叔叔,65歲

01

我一直以為自己的教育很優秀,兒女孝順,後找的老伴溫柔體貼,全家和睦。然而一場大病,讓我心很寒,也讓我看清了周圍人的嘴臉。

我妻子去世時不到四十歲,當時孩子小,周圍人都勸我再找一個。可我怕別的女人苛責孩子,就一直我既當爹又當媽的帶兩個還走。

等到孩子都大學畢業,成家生子了,我才辦了個老伴。而且這也不是我自己決定的,徵求了幾個孩子的意見,才最終決定和現在的老伴一起生活。

老伴情況跟我不太一樣,她是離異的,孩子由她撫養長大,跟父親那邊都已經斷絕了聯繫。她一個女人辛辛苦苦,就靠擺攤把兒子送上了高等學府。她兒子也爭氣,當年高考就是本碩博連讀,畢業直接留在大學當了老師。

我和老伴在一起時,就說好了以後家庭支出由我負責,生病住院的花銷則看實際情況再定。老伴也不是個多事的,過日子勤勤儉儉,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條,我也被照顧的很好。

02

這些年,兒女也跟老伴相處的十分融洽,逢年過節給我買禮物也不忘給她阿姨買一份。繼子也一樣,知道我身體不好,海參什麼的都是一箱一箱快遞給我。

很多老夥計都說,沒見著誰家後走到一起的能相處的這麼好。

然而變化總是來得太快。

今年年初我身體不舒服,又趕上疫情在家挺了一個月不見好轉,老伴毅然決然帶我去醫院檢查。

這之前我也跟兒女念叨過,說我身體不舒服,她們就說老年人總這疼那疼沒事。我原本也這麼認為的。

到了醫院一檢查,才知道身體出了毛病,必須手術。因為疫情原因,陪護只能有一位。老伴經常失眠,我怕她在醫院太折騰身體受不了,我本想讓兒子來陪護。

沒成想,沒等我提出來,兒女就說自己單位有事,不能請假。而且就只准一個人,晚上照顧我也不方便,還是讓她阿姨照顧好些。

聽到這些,原本我想說卻也都一句沒說出口。倒是老伴,已經在合計住院的事了。她說l我們兩個是夫妻,肯定是她在這照顧我,而且孩子那麼忙,別耽誤她們。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這麼多年自己有多小人,我從來沒把老伴當做真正的妻子。沒領結婚證,最多是搭夥過日子,也不求什麼真心換真心。

這次得病不太好,醫生說很可能會癌變,讓我以後定期複查。兒女一聽,臉色立馬不太好。我想,總算有點良心,之前他們不來也都因為工作,我可以理解。

03

哪知道剛回家沒多久,他們倆趁著老伴去跳舞的功夫,相約來到家裡說找我談一談。我聽來聽去,還是惦記我名下的房產和那點錢。

當年我找老伴時時,明確跟倆孩子說好了,這些該是他們的一點不帶少的。但現在他們覺得還是在我健康時,辦利索了好。畢竟我歲數大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不至於扯皮。至於跟誰扯皮,不言而喻。

我這個老父親,才出院沒多久元氣還未恢復,兒女卻忙著來分家產,我的心不可不寒。直接發了脾氣將他們趕走。

後來我左思右想,孩子是自己生的,再說還看在他們早早失去母親的份上,做事也不能太絕。

最後我決定,將我名下一處四十平的小房子過戶給老伴,雖然不值多少錢,也能應應急。

而且我也寫好遺囑,萬一我突然沒了,手裡的存款分成三份,老伴也有一份,房產就兩個孩子平分。

誰都無法預計明天和死亡哪個先來,唯有好好過好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