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小看一個面相好的女人:好的面相,從這三個方面而來

荔枝 2021/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生命,就像是一場永無休止的苦役,不要懼怕和拒絕困苦,越是困苦,就越是生活的強者,每日爲你分享正能量語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一個情況:當遇見一個人,長相溫柔,面帶慈悲,心裡總是願意與她有進一步的了解;若是遇上一個人,長得兇神惡煞,感覺就像是狡猾奸詐之人,無形中會害怕與之相處。這就是典型的「相由心生」。

面相是什麼?是一個人的風水,是一個人的名片,是了解一個人的初始。特別對一個女人來說,有一個好面相,就是贏在了起點。幾乎所有的人都喜歡看美女,但這裡的好面相並不是說長得多漂亮,而是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容色柔和美麗大方。

正所謂:「有和氣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心地善良、和和氣氣的人一定面帶愉快的表情,而活潑開朗、天天開心的人也一定是內心感到輕鬆快樂。這樣的人往往氣質佳,有所過人之處,千萬不要小看一個面相好的女人:好的面相,從這三個方面而來。

01積極的心態,源源不斷提供動力‍‍

一個好的心態,不僅能讓人保持樂觀和冷靜,更能影響人的面相和精神狀態。

大家都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兩個人同時被醫院診斷出癌症,可事實的真相是醫院出現失誤,其中一個是真正的得病了,還有一個壓根沒啥病。可是,兩個人表現出截然不同的心態,一個垂頭喪氣,一個開始享受自己最後的生活。

最後的結果是沒病的被自己嚇病了,有病的被自己積極的心態治癒好了。一個開始變得面帶憔悴,日漸衰老;一個開始神清氣爽,面帶紅潤。

由此可見,真正影響一個人面相的,是內心對待事物的看法和所表現出來的情緒。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若是容易受壞境影響自己的內心,生活一定會諸多坎坷,就算有再多開心事也很難快樂起來,長此以往,面相所表現出來的一定是痛苦和難過。和這樣的人在一起,生活都是灰暗的顏色。

作家文德說:「當你心中永遠充滿陽光,你就會散發出光彩奪目的氣場;當你心中總是一片烏雲,那麼即使再美麗動人的外表,也會黯然失色。」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保持樂觀的心態,胸懷大度不必糾結,多做善良之事,心懷感恩之情。堅持下去,你會驚喜地發現,自己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了,皺紋越來越少了,容光煥發的樣子最是迷人。

人們都說:「再精緻的妝容也抵不過一個壞表情的破壞。」良好的心態,會給予整個人源源不斷的動力,有什麼樣的心態就有什麼樣的面相,好面相從好心態而來。

02優雅的氣質,由內而外散發魅力

伏爾泰說:「姣好的面容只愉悅眼睛,氣質的優雅,則能使人心靈入迷。」

女人,並不是長得好看就有氣質,但有氣質就一定迷人。

一個人的優雅氣質,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直接影響到一個人的形象和面相,這樣的魅力無人可擋。

當一個人開始講究氣質,那麼一定會有所改變,她會找到適合自己的穿衣風格,她會注重精緻的妝容,她的一舉一動都表現出從容與優雅,那麼,這樣的女人面相一定是輕鬆愉悅的,是有自信的,是骨子裡散發出的韻味。

若是不注重行為舉止,不講禮儀,粗魯莽撞,髒話成篇,這樣的人是與溫柔掛不上邊的,想要好的面相是難上加難了。

網上曾有這麼一張照片震驚了網友。同樣是六十多歲的女人,趙雅芝去福利院看望朋友們,差別就是同等的年紀,不同等的面容,就如同母親和女兒一般。

趙雅芝所表現出來的就是優雅的氣質,她溫柔沉靜善解人意,就是這種氣質,能讓她擁有一個好的面相。

想要優雅的氣質,說難不難說易不易,需要長久的積累和堅持。從外在上改變自己,變得精緻,從內在上豐富自己,變得有內涵。

有句話說:「女人有十分美麗,但如果遠離書籍,將失掉七分內蘊。」所以,多讀書很重要,多學習,通過知識滋養自己的內心,從而散發自己的氣質。優雅的氣質會讓人的面相變得經久耐看。

03心底的善良,使人不斷美麗

莎士比亞有句話:「外在的相貌是內心世界的一面鏡子,善良使人美麗。女人的臉,既是外在的表露,更是內心的折射。」

都說女人似水,善良具有神一般的魔力,讓一個女人擁有好看的面相,並且久看不厭。善良的女人會理解他人,待人寬容,會愛所有人,會大度,會經常面帶微笑,令人心動。

而滿懷骯髒,內心醜惡,只知道算計別人的女人,內心是不會快樂的,她的心裡只有折磨與痛苦,長久下去,這樣的她只會面相越加醜陋,滿身戾氣。

所以說,善良改變一個人的心性,同樣影響一個人的面相。心存善良,熱愛生活,用一雙美好的眼睛看待社會,社會會回報美好的未來。

劉嘉玲曾說:「女人的美麗從來都是寬容、慈悲,內心強大和自我認識昇華提升的過程。」心底的善良,使人不斷美麗,好的面相從心底的善良而來。

好的面相不是誰都有,想要擁有可不是這麼簡單,若是螢幕前的你也想擁有,可以從這三個方面去做,一定會有驚喜地發現,值得一試。

 

不辜負自己,莫錯過流光,去做你想做的事,趁陽光正好,趁微風不燥。余生很長,何必慌張。希望每日分享的文章對你能有所幫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