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林黛玉病重之際,賈母為何不請醫療治,卻讓王熙鳳提前準備棺木?

小酱 2021/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張愛玲在《紅樓夢魘》開篇「紅樓夢未完」中曾提及高鶚續寫後40回:

小時候看《紅樓夢》看到八十回後,一個個人物都語言無味,面目可憎起來,我只抱怨「怎麼後來不好看了?」......很久之後才聽見說後四十回是有一個高鶚續的,怪不得!——《紅樓夢魘》

張愛玲評價後40回人物,用「面目可憎」四字,著實精確。不論是續書中的文筆,還是人物塑造,與前80回的差距是肉眼可見的。如果文筆的低劣讀者尚能接受,那人物性格塑造的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則是讓讀者白目視之的關鍵原因——襲人、賈母等人物塑造就是最典型的敗筆!

前80回的賈母,對林黛玉可謂寵愛有加,連自家迎、探、惜三春都暫且靠後。

瀟湘館的窗紗舊了,賈母親口給王夫人安排工作,讓抓緊時間換上新紗(第40回);林黛玉的零花錢不夠了,賈母特意派人去送錢(第26回);包括林黛玉能來到賈府,都是賈母一人極力要求下的結果......

很明顯,老太太想要促成兩個心愛的孫子、孫女的婚事,于是賈府中到處盛傳「木石姻緣」的輿論:

第57回「慧紫鵑情辭試忙玉」,紫鵑規勸林黛玉提前規劃未來: 趁早兒,老太太還明白硬朗的時節,作定了大事要緊。俗語說:‘老健春寒秋後熱’。倘或老太太一時有個好歹,那時雖也完事,只怕耽誤了時光,還不得稱心如意呢!

第66回「情小妹恥情歸地府」,小廝興兒向尤二姐、尤三姐推斷賈寶玉的未來婚事: 只是他(寶玉)已有了,只未露形。將來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則都還小,故尚未及此。再過三二年,老太太便一開口,那是再無不准的了。

可就是這麼板上釘釘的婚事,到了後40回卻發生了變故,很諷刺的是,引起這個變故的最大責任人就是賈母!

《紅樓夢》第96回「瞞消息鳳姐設奇謀,泄機關顰兒迷本性」,賈母、王夫人等人開始策劃金玉良緣的婚事,被襲人得知,作為賈寶玉的貼身伺候丫環,她知道賈寶玉的心一直在林黛玉身上,一旦強行促成「金玉良緣」,豈不同時害了寶、黛、釵三人?于是襲人選擇了告密:

襲人道:「寶玉的親事老太太、太太已定了寶姑娘了,自然是極好的一件事。只是奴才想著,太太看去寶玉和寶姑娘好,還是和林姑娘好呢?」王夫人道:「他兩個因從小兒在一處,所以寶玉和林姑娘又好些。」襲人道:「不是好些。」便將寶玉素日與黛玉這些光景一一的說了出來,還說:「這些事都是太太親眼見的,獨是夏天的話,我從沒敢和別人說。」——第96回

高鶚無形之中就把襲人也給「黑化」了,因為此處的告密屬于實打實的人品問題!

前80回中,襲人也曾告過密,那是第34回因賈寶玉被賈政笞撻,襲人建議王夫人將賈寶玉搬出大觀園。引發襲人告密的原因有兩個:其一,賈寶玉遭到笞撻,襲人擔心賈寶玉的安全,希望通過搬出大觀園的措施,讓賈寶玉遠離是非;

其二,第32回曾發生了「訴肺腑心迷活寶玉」的情節,賈寶玉向林黛玉表白,卻被襲人聽了去,襲人擔心賈寶玉、林黛玉離得太近,將來難免有「不才之事」,她希望借此機會,隔開寶玉、黛玉的距離,亦是保全兩人的名聲。

但要注意,襲人即便「告密」,她從頭至尾都沒有說出「寶玉告白黛玉」的事,因為她知道在男女之防異常森嚴的封建時代,如果她說了實話,會對林黛玉、賈寶玉造成怎樣的惡性輿論。

可在第96回的告密中,襲人將所有事和盤托出,徹底將林黛玉置于風口浪尖的位置,隨後王夫人又將此事告知了賈母,賈母態度大變,言談之間甚至對林黛玉有了嫌厭之意:

賈母心裡只是納悶,因說:「孩子們從小兒在一處頑,好些是有的。如今大了,懂的人事,就該要分別些,才是做女孩的本分,我才心裡疼她(黛玉)。若是她心裡有別的想頭,成了什麼人了呢!我可是白疼了她了。你們說了,我倒有些不放心。」——第97回

在前80回,分明是賈母撮合寶黛,又是將兩人接到一處住,又稱兩人是前世的小冤家,可眼下賈母卻倒打一耙,覺得黛玉沒有禮儀廉恥,自己私自動了戀愛的心,對不起她老人家往日的疼愛。

同時,彼時林黛玉身患重病,常日臥病在床,可賈母看著奄奄一息的黛玉,說出了一句令人寒心的話:

賈母看黛玉神色不好,便出來告訴鳳姐等道:「我看這孩子的病,不是我咒她,只怕難好。你們也該替她預備預備,沖一沖。或者好了,豈不是大家省心,就是怎麼樣,也不至臨時忙亂。咱們家裡這兩天正有事呢。」鳳姐兒答應了。——第97回

賈母這話猶如一堵厚厚的冰牆,壓向了命在旦夕的林黛玉。

試看第25回「魘魔法叔嫂逢五鬼」,僅僅因為趙姨娘一句「哥兒已是不中用了」,賈母氣得直往她臉上啐唾沫,可眼下林黛玉病重,賈母居然命王熙鳳提前準備好棺木,以防林黛玉突然病逝,影響賈寶玉、薛寶釵婚事的進度,這哪裡是外祖母,分明是披著羊皮的狼外婆。

不難看出,《紅樓夢》續寫後40回的文筆功底捉襟見肘,為了推動情節的發展,強行逆轉了前80回曹公苦心打造的人物設置。

事實上,不僅賈母、襲人,包括林黛玉的性情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她變得格外矯情敏感,甚至在探春、湘雲前來探病時,她心裡想的卻是「我不請她們,她們還不來呢」(第82回),儼然將前80回那個豐神若仙子的姑蘇林黛玉,塑造成了多疑敏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機女。

因此,《紅樓夢》後40回之所以被稱為狗尾續貂,並非是激進憤青之語,而是有一定道理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