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收容所長」台灣女孩簡稚澄,給700只流浪狗安樂后,被攻擊是「屠夫」卻將最后一針留給了自己

安妮 2022/05/23 檢舉 我要評論

簡稚澄第一次工作的時候,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

她精心準備了小零食,一大早就來到保育園陪狗狗玩耍。

狗狗才三歲,被人惡意棄養在路邊,好心人發現以后送進了保育園,在這里它得到了妥善的照顧,每次看到簡稚澄都會咧開嘴角熱情的撲上來。

人類在它短暫的生命中畫上了濃墨重彩的記號,它在她腿邊蹭來蹭去想要被她撫摸,但陪伴它玩耍的簡稚澄卻頻頻拭淚。

終于,她工作的時間到了。

渾然不知未來命運的狗狗度過了愉快的一天,在簡稚澄的指引下,它踏著歡快的步伐走進純白的房間,溫順地躺在她的腳下。

「汪汪……」

簡稚澄不敢和那雙澄澈的眼睛對視,她攥緊手里的注射針管,里面的藥液一滴滴滑落銀白的針尖,她撫摸著狗狗的毛發,顫抖著將針頭插進狗狗的血管……

幾分鐘仿佛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狗狗再也沒有發出聲音,它只是在注射結束后依戀地扭頭舔了舔簡稚澄的手心,坦然接受了這早已安排好的命運。

簡稚澄丟下針管抱著狗狗放聲大哭,她親手終結了它的生命,不舍卻又不得不這麼做,因為這就是她的工作。

乖巧變「叛逆」,力排眾議做獸醫

1984年出生于台灣的簡稚澄,是傳統意義上「別人家的孩子」。

她性格溫和,頭腦聰慧,從小到大都是父母的驕傲,是其他小朋友的榜樣,一路按照父母為她準備好的路線循規蹈矩,父母每每提起都與有榮焉。

「這個孩子半點不讓大人操心!」

沒有中二期、沒有叛逆期,簡稚澄安然地度過了整個青春期,然而,就在大學聯考后填報志愿的時刻,她和父母爆發了激烈的沖突。

簡稚澄的成績十分優異,遠遠地超出了一流大學的分數線,簡父簡母在報考志愿上研究了很久,他們一致認為,女兒畢業后無非也就是走兩條道路。

考取公務員,工作穩定,社會地位高,且薪水優渥,完全不必擔心今后的生活,他們甚至暢想起當女兒畢業以后早早成家,兒女雙全生活無憂的模樣,在父母眼中這就是最好的安排。

然而簡稚澄很不情愿,她早就想好了自己今后想要做什麼,從小她就喜愛毛絨絨的小動物,她渴望著今后的人生有它們的參與,她向父母表達了自己的意愿。

我想報考動物醫學專業,將來做一名獸醫。

這遲來的叛逆令簡家父母勃然大怒,他們試圖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女兒,這條路會有多難走,但是簡稚澄的態度很堅決,她情真意切的對父母說:「 爸爸媽媽,一直以來都是你們安排我,現在我長大了,我想拿回自己人生的控制權,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女兒心意已決,做父母的又能怎樣呢?簡家父母只好點了頭,他們也向女兒表達了自己的心意。

身為成年人,我們見多了社會上的坎坷,很擔心你會走上歧路,也許你說得對,就像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總要經歷風雨才能徹底成長為美艷的花朵。

經過和父母的溝通后,簡稚澄如愿以償,她以高分考入台灣大學,成為獸醫專業的一名新生。

在校五年,簡稚澄練就了一身卓越的專業技能,在拿到畢業證書后,她告別校園,正式踏入了自己的夢想之旅。

尊重女兒夢想的簡父簡母給出了建議,女兒喜歡寵物,可以選擇成為一名寵物醫生,現在社會經濟發展水平持續增高,人群喜好也逐漸偏向于精神需求和陪伴需求,寵物行業的勢頭正好,且長遠發展也很可觀,對于簡稚澄來講簡直是量身打造的好工作。

但簡稚澄又一次地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她沒有用自己的專業技能和高學歷做踏板,而是主動聯系了桃園新屋動物保育園,成為了一名普通的動物保育員。

我喜歡動物,也要盡全力去照顧它們,這才是我報考動物專業的意義所在。

這個決定大跌眾人眼鏡,不僅好友不理解,親人也不支持,但簡稚澄在這件事情上表現出了非同一般的固執,她甚至有一段時間不接父母的電話,只因為他們反復勸說她不要任意妄為。

收容背后:無可奈何的抉擇

就這樣堅持自己的夢想,簡稚澄開始了保育園的工作。

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育園以收容流浪、遺棄動物為主,里面的動物迥別于日常所見的毛絨絨可愛形象,它們大多都有著悲慘的過去,因為應激反應懼怕與人類接觸,簡稚澄上任的第一天,就看到鐵網里面目全非的動物渾濁的目光,耳邊都是它們歇斯里地的嚎叫。

她看到有可愛的貓貓被戳瞎了眼睛,有毛發全部被拔光的狗狗瘸了一條腿日夜不停的哀鳴,有的毛孩子失去了尾巴,失去了耳朵,失去了四肢,僅僅是為滿足那些隱匿在社會黑暗角落的惡念。

保育園的員工很少,動物居所無法得到及時的清理,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臭氣,簡稚澄入職第一天,園長帶著她仔仔細細的轉了一遍,把整個保育園的工作事無巨細的向她介紹,最后問了一句話:

「你真的做好決定來照顧這些孩子了嗎?你真的具備這樣的勇氣嗎?」

簡稚澄的目光看向遠處的鐵網,她神情堅定地點了點頭。

「這將是我畢生的工作,請您放心,我會盡自己所能來幫助它們。」

簡稚澄就這樣成為了保育園的一員,園里條件簡陋,簡稚澄初來乍到承擔了很多本不屬于她的工作。

每天,她的時間被安排得滿滿當當,清理動物居所,為小動物洗澡、喂它們吃飯,還要帶出去放風,診治它們身上的疾病……這份工作很累,很辛苦,但簡稚澄甘之如飴。

她在這里收獲了很多,也成長了很多,盡管工作辛苦,但毛孩子們漸漸的都熟悉了她,有一天,一只小狗猶猶豫豫的靠近,在她腳下打了個滾——簡稚澄捂住嘴巴激動的熱淚盈眶。

這就是她所希望收到的回報,也是她夢想道路上前進的一大步。

簡稚澄的努力打動了園長,園長決定告訴她保育工作溫馨背后的殘酷事實,有一天,她被叫到辦公室,園長背著手站在窗前,緩緩的說了一段話。

「保育工作很辛苦,不是明面上的辛苦,是付出心力后的辛苦,你是個好孩子,最近你做得很好,但我要告訴你一個事情,咱們收容的小動物,如果超過12天沒有人愿意接收,他們就會被帶去安樂。」

聽完園長的話,簡稚澄遲遲沒有反應。

她難以想象那些和她朝夕相伴的毛孩子,在經歷了絕望后被救治,卻又走向s亡,這是一個令人難過的循環,簡稚澄想起那只打滾的小狗,它那麼有戒心,卻仍舊愿意為一個人類付出的溫情再度露出柔軟的肚皮,可人類卻要它付出生命的代價。

「為什麼要這麼做?」

園長無奈地拿出數據給她看,「保育園就這麼大的面積,就這麼多的資源,如果只進不出,那其它需要被救助的動物要怎麼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

簡稚澄的眼淚不自覺的涌出來,她聽明白了,卻又不愿意明白,渾渾噩噩的想了許久,勸園長放棄安樂動物。

這是不可能的!」園長拒絕了,「 你要學會適應,我們所做的不是錯誤的事情,而是只能這麼去做。

「如果不安樂,不收容,先不說它們的處境會不會更加糟糕,流浪動物身上有多少病菌,如果傷人要怎麼辦,我想你這位高材生應該比我清楚,這是會影響社會穩定的事情。」

簡稚澄心里很明白,以一己之力,她沒有辦法幫助所有的動物,但至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做點什麼,就這樣,她接受了園長的任命,成為了保育園的安樂醫生。

她執行過700多次安樂任務,每次都會準備零食,提前來到園區,和即將告別人世的毛孩子玩一整天,陪伴它直到生命的終焉,在一次和同事的溝通中,簡稚澄曾經說過一段話。

「我又能怎麼辦呢,不接受,還會有人來做這件事情,與其抱著遺憾離開,不如親手送它們走完這段路。」

路漫漫其修遠,愿世間再無安樂

雖然她能夠理解園長的苦衷,能夠執行安樂,但簡稚澄深知,想要讓安樂消失還是要從根本上下手。

如果領養的人多了,被安樂的動物一定會減少,這樣就能夠救助更多的毛孩子,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她決定借助網絡的力量,甚至用微薄的薪水購入了一臺高清攝像機,每天都泡在園區里面,捕捉毛孩子最可愛的瞬間,分享它們的故事,她的努力沒有白費,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育園,網絡上的人氣帶動了現實的人流,很多人捐贈了物資,也有很多人表示想要領養一只小動物。

隨著保育園的人氣暴漲,一切都開始向正面循環,簡稚澄也眾望所歸的當選為新一任園長。

媒體的采訪和人流的到訪帶給保育園新的活力,在簡稚澄的努力下,安樂越來越少,被領養的小動物也都有了新的歸宿,2015年的新屋保育園,是全臺領養率最高、s亡率最低的保育園,正因如此,網民們親切的稱呼簡稚澄為「最美收容所長」。

如果能夠持續下去,簡稚澄一定會做出更加令人驚嘆的成績,然而意外卻悄然來臨,打亂了她的人生規劃。

眾所周知,領養小動物最基本的條件就是要有能夠養育它們的經濟能力,且能夠接受回訪,保育園的規矩更加嚴格,需要實名認真登記,也正是得益于這樣嚴苛的規定,簡稚澄才發現了這個通過免費領養小動物而非法獲利的團伙。

名單上,有同一個人連續多次領養動物,且無回訪記錄的情況存在,簡稚澄心生疑惑,她在此人再度來領養的事后旁敲側擊,更是下了功夫跟蹤對方,終于發現了多次領養背后的秘密。

原來,這是一個成熟的作案團伙,他們看中了保育園免費領養的規章制度,所有成員有計劃的領養體型較大的狗狗,到手以后就賣給狗肉館,如果因為生病等原因狗肉館不收,他們就會虐待狗狗或再次棄養,通過這種方式,很是發了一筆不義之財。

簡稚澄氣壞了,她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人可以惡劣到這個地步,等到那個團伙再來的時候,簡稚澄嚴詞拒絕了他們的領養申請,不僅如此,她還把團伙成員都加入了黑名單。

俗話說「斷人財路猶如s人父母」,這個犯z團伙為了報復簡稚澄,不惜捏造流言蜚語,他們請狗仔[偷.拍]簡稚澄的各種照片斷章取義,甚至簡稚澄在獸魂碑前為被安樂的動物祈禱的照片也被穿鑿附會成「屠夫的懺悔」,一時之間保育園名聲大跌,簡稚澄也被冠上了「屠夫」、「劊子手」的稱號。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簡稚澄升任園長的這一年,她收容了1765條流浪狗,超出了正常承受范圍5倍之多,與膨脹的收容數據相對應,領養數據反而呈現斷崖式的下跌,大多數人的收養只是心血來潮,嘴上說說,很少有付諸行動,簡稚澄無奈之下只好再次對動物進行安樂,而這也成為了犯z團伙攻擊她的把柄。

網上輿論紛紛,都在譴責她安樂動物的行為是「冷血」、「變態」,甚至有自稱「愛動物」的極端分子跑到園內來當面辱罵、毆打、恐嚇她,在這種內外壓力的作用下,簡稚澄變得不堪重負,最終選擇走上不歸路。

此時的她,已經組建了自己的家庭,但父母的寄托、新婚的甜蜜都無法拉住她滑向深淵的手,動物保護組織不明緣由,一味阻攔安樂s,網友躲在網絡后面暢快淋漓的用口舌關愛動物辱罵簡稚澄,卻不付出一點實際行動。

2016年5月5日,簡稚澄完成自己的工作后,拿起為動物準備的安樂藥品,毫不猶豫地注射進自己的身體中。

她為世人留下一封遺書,上面寫著:

「我不是故意要s害它們,只是我想用我的s告訴所有人,動物也跟人是一樣的,都是一個生命體,希望大家都能尊重它。」

但可惜的是,簡稚澄的s并沒有喚醒那些兇手的良知,時至今日,還有人在肆意詆毀,認為她只是逃避責任,流言猛于虎,一個為了小動物付出全部的人,竟然會被一些毫無作為的人理所當然的指責,而那些遺棄它們,最終導致慘痛結局的人卻毫發無傷。這又如何不是一件諷刺的事情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