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萬醫藥費!3年前哥哥婚前「賣房賣車」救重癥妹妹,未婚女友「不顧家人反對」支持他,如今她后悔了嗎

安妮 2022/05/16 檢舉 我要評論

親情和愛情,哪個更重要?

這個問題,就像回答「婆婆和媳婦都掉進水里,先救哪一個」。

怎麼選,都難兩全。

但有這樣一個人,在面對親情與愛情的碰撞時,他果斷選擇親情,從愛情的世界里,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2018年,他賣掉準備結婚的婚房,玩起了「失蹤」。

我們去看看他為了親情,舍棄愛情的故事。

他,遇到了什麼事情,又有什麼難言之隱?

故事的結局又是如何?

(冀曉嬋全家福)

冀曉嬋,1994年出生于一個鄉村家庭。

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哥哥。

父親因為身體多病,無法務農,靠母親一個人苦苦支撐著一家人的生活。

姐姐小時候得過結核性腦膜炎,差點成了腦癱,一直需要長期服用激素類的藥物。

大她四歲的哥哥 冀曉飛因為沒錢上大學,很早就開始出外謀生。

靠種地為生的父母,將家里的希望都寄托在兒子冀曉飛的身上。

剛成年的冀曉飛,就獨自去了打工。

通過曉飛的努力,家里的生活狀況漸漸有所好轉。

妹妹冀曉嬋考上大學后,一直由哥哥照顧。

而冀曉嬋也異常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感恩哥哥對這個家和自己的付出。

她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上學,等有能力了,就分擔哥哥的養家責任。

上學期間,冀曉嬋一邊努力學習專業知識,一邊身兼數職掙錢。

有時候在超市做推銷員,有時候去街上發小廣告,還在女生宿舍賣小零食。

她從來沒有閑下過。

2018年,剛滿24歲的曉嬋,去了一家醫院做實習護士。

對于一個女孩來說,正是花樣年華,所有的人生故事似乎都從這個年紀開始綻放。

她對未來充滿憧憬和滿滿的沖勁。

她說:

我終于有能力可以減輕哥哥的負擔了,他為這個家庭犧牲的實在太多了。

為了能爭取到留院工作的機會,冀曉嬋在工作中特別認真負責,許多同事都喜歡和她一起搭檔工作。

她每天早早到醫院接班,下班時,又事無巨細地交代清楚。

有時候病人多,冀曉嬋連吃飯的時間都抽不出來。

她卻從未有過怨言,依然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

因為她知道,工作是自己生存的飯碗,也是家里的希望。

漸漸地,曉嬋適應了快節奏的醫院工作。

(生病前的冀曉嬋)

她本以為,美好的生活正向自己奔來。

卻不想,趕來的是一場莫名其妙的重病。

她原本健康的身體被這場重癥擊垮,更將她的未來推向無底的深淵。

2018年4月,曉嬋趁著休假,到北海看望哥哥。

他們計劃一同趕往湖北,去準嫂子家提親。

在這期間,曉嬋卻感覺身體不適,經常頭疼,反復發燒,還伴隨著全身劇痛。

本以為是普通的小感冒,簡單地吃一些藥就可見好,沒想到反而越來越嚴重。

哥哥趕緊帶妹妹到當地的醫院做檢查,卻被醫生告知:

你妹妹的情況很糟,考慮是白血b,去大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吧,不能拖。

聽到這個消息,兄妹二人愣住了,冀曉嬋的耳朵里一直在嗡嗡作響。

而冀曉飛更是一刻也不敢停留。

他帶著妹妹,回到老家的一所大醫院,重新做了檢查。

結果顯示,妹妹確實患上了白血b。

可兩個人還是不相信,妹妹還那麼年輕,怎麼可能患上這種病呢?

為了證實醫生的診斷,曉飛又帶著妹妹去做了一次檢查。

急性淋巴細胞白血b,結果沒有任何改變。

這一次,兄妹倆最后的幻想徹底消逝。

冀曉嬋的臉上早已沒了青春洋溢的笑容,以前的她笑顏如花,如今卻面色慘白。

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未來嗎?

兄妹倆不敢將此事告訴父母,這個晴天霹靂一樣的打擊,就讓兄妹倆一起承受吧。

就這樣,冀曉飛瞞下所有人,獨自帶著妹妹四處求醫。

此時的他,也僅僅只有28歲。

但生活的苦難,讓他早已學會如何承擔起家庭的責任。

冀曉嬋每天躺在病床上,不敢照鏡子。

蒼白的臉色以及因為化療而掉落的秀發,這些都讓她感到極度恐懼。

她害怕看到那樣的自己,看到那個一步一步離s亡越來越近的自己。

她的人生陷入無盡黑暗,如同墜入地獄般痛苦、無助。

看著哥哥一個人奔波的身影,她連心疼的力氣都沒有了。

曉嬋和哥哥的存款很快就花完了,而醫生說,如果要繼續治療,后續費用最少還需要500萬。

如此高昂的醫藥費,是這個家里所有人加在一起,一輩子都掙不來的錢啊。

(冀曉嬋在醫院)

反復考慮過后,她決定放棄治療。

她不想再拖累哥哥,更不想拖累年邁的父母。

對她而言,放棄應該是最好的選擇。

自己不必忍受化療的疼痛,家里人也能按部就班地生活。

這,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就在她做好準備,要放棄治療的時候,哥哥告訴她:

妹,別怕,還有哥呢!

可她并不想連累哥哥,哥哥已經有了女朋友,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難道自己要把哥哥的人生也毀了嗎?

她對哥哥說:

咱不治了,沒希望的。

這是A癥,即便好了,也可能會復發,我們不浪費這個錢……

冀曉飛卻笑著說:

沒事,醫生說發現得早,有希望,哥有錢,你不用擔心。

冀曉飛安排好妹妹后,悄悄地回到廣西。

他將自己好不容易打拼來的房子和車子,以最快的速度脫手賣掉。

而這套房子,是他為女友楊凡準備的婚房。

原本,冀曉飛打算,5月底帶上女友和妹妹一起回女友的老家。

這次回去的目的,主要是上門提親。

但因為妹妹的一場病,打破他所有的計劃。

在親情和愛情面前,他只能選擇親情,先為妹妹治病救命。

他向女友提出分手,沒有一句解釋。

更不敢讓女友知道他回過廣西,在女友的世界里玩起「失蹤」。

沒多久,他帶著賣房賣車的220多萬,回到老家。

而這一切,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冀曉飛的再次出現,讓冀曉嬋在黑暗中看到了微弱的星光。

一向堅強的她再也繃不住了,委屈地趴在哥哥的懷里嚎啕大哭。

她不明白,為何自己會如此不幸。

哥哥離開的那一刻,自己是那麼脆弱,她害怕被拋棄,害怕死去。

是冀曉飛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告訴她:

我不會拋棄你的!你相信哥,我一定能把你治好。

可賣房賣車湊來的220萬,也不過是杯水車薪,后續治療費還需要260多萬。

為了方便照顧妹妹,冀曉飛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單間,找了一份中介的工作。

即便內心早已心力交瘁,可他依舊按照公司的要求,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成功人士」。

自己的艱辛,盡數隱藏在心底。

為了省錢,冀曉飛經常一個人在路邊買上一桶泡面,湊合著解決吃飯的問題。

在一次和哥哥的對話中,冀曉嬋才知道,哥哥并沒有向女友解釋,而是丟下女友獨自離開。

面對哥哥的做法,她無法指責,畢竟一切的起因都是自己。

要不是因為自己,哥哥不會做出這樣絕情的事情,更不會去傷害一個愛他的人。

他們很快就會結婚,有一個可愛的孩子,一個幸福美好的家庭。

可最終因為自己,這些都已經成為過眼煙云。

她對哥哥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愧疚。

哥哥只是比自己大了四歲,卻一直都在為了家庭犧牲自己。

如今,更是為了她而犧牲自己的幸福。

不過,這種愧疚在不久后化為無言的感動,因為哥哥的女友楊凡來到了醫院。

(楊凡)

冀曉飛消失后,楊凡不斷打聽他的消息。

她不明白,相戀了4年的男友,為何會一夜之間消失了?

種種的猜忌,讓楊凡逐漸抓狂。

她憤怒地想要找到冀曉飛,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復。

女人啊,在愛情面前,總是執著地希望,能有一個滿意的解釋。

卻不知,這背后的結果,不一定是自己能承受的。

楊凡執拗地四處尋找冀曉飛,

后來,她從冀曉飛同事那里打聽到,男友回了老家,又再一次返回老家。

這一次,她如愿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心上人,但卻無法像以往那般開心快樂。

他們之間仿佛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冀曉飛對她說:

你回去吧,這次算我對不起你。

想了很久,楊凡最終問了冀曉飛一個問題:

你還愛我,喜歡我嗎?

面對女友的質問,他無法再欺騙自己。

因為自己真的很愛眼前的這個女孩,他想要和她過一輩子。

可是,愛她,就不能讓她跟自己吃苦受罪。

一陣猶豫之后,他決定將事實真相告訴女友,放她離開。

曉嬋生病了,白血b,我要救她。

但我不能拖累你,不能讓你跟著我承擔這無端的責任。

(冀曉飛)

看著男友對自己的狠心,楊凡很絕望。

她沒想到,在男友的眼里,自己竟然是那種不能同甘共苦的女孩。

男友更是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他在面對愛情和親情時的選擇。

她該繼續堅守這份愛情嗎?

可她真的很愛這個男人,他能為了家人放棄一切,這不就是當初自己喜歡他的原因嗎?

他并不是不愛自己,也并非是其他隱私。

只是因為妹妹病了,不想連累自己,才出此下策。

楊凡決定留下來,支持男友的做法,并和他一起照顧妹妹。

可他還是拒絕了,因為不久前,他和妹妹進行了骨髓匹配。

結果顯示,他和妹妹匹配成功。

他更不能將女友的一輩子搭在自己的身上,搭在自己的家庭上。

冀曉飛并不知道,當一個女孩真的愛一個人時,她會忘記自己,只會關心對方的苦樂得失。

對于楊凡來說,一切早已不重要。

她只想和眼前的男人一起面對困難,幫他分擔身上的責任。

與此同時,楊凡的父母在知道冀曉飛的情況后,也在勸女兒放下這段感情。

這是自己從小寵到大的女兒,天下沒有哪一對父母,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跳。

楊凡卻對父母說:

我不想因為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放棄我想要的感情,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最終,楊凡用自己的固執說服冀曉飛,也讓父母認同自己的選擇。

為了減輕男友的負擔,楊凡在出租屋附近的一家小店打起了工,她和男友兩人輪流照顧曉嬋。

而冀曉嬋在治療期間,渾身疼痛,無法控制身體。

有時候,疼得連頭也抬不起來,常常吃不下飯、嘔吐。

而頭髮,早已因為化療變得稀薄,她只能舍棄自己的頭髮。

有時候,她疼得實在受不了,就會拿出家人的照片來看一看。

她說:

這樣會感覺好很多,這是我的止疼藥。

對于準嫂子的出現,曉嬋除了驚喜,更多的是愧疚。

如果自己沒有得病,哥哥根本不會做出拋棄嫂子的艱難決定。

在老家,和哥哥同齡的年輕人都已經當了爸爸。

但眼前,他為了自己,連婚都沒辦法結。

此時,她又開始猶豫,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治下去。

如果治,她只會拖累哥哥和準嫂子;

可不治,她又不想放棄活下去的希望。

哥哥和嫂子似乎察覺到曉嬋的擔憂,每次都在她病床前,計劃著未來。

他們希望曉嬋也能積極地籌劃自己的未來,不要害怕拖累他們。

他們對妹妹說: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勇敢點!

最終,在哥哥和嫂子的鼓勵下,曉嬋決定堅持治療,努力地活下來,用健康的身體來報答他們。

(冀曉嬋手機殼背后的全家福)

從前,楊凡是家里的公主。

只要自己想要的,父母和哥哥都會盡量滿足自己。

如今,為了幫助男友照顧妹妹,她開始學習護理、洗衣服、擦洗。

每天還要陪妹妹聊天,時時刻刻地關注著她。

為了省錢,她舍不得吃上一頓好的。

菜貴了,就買點饅頭,下點面條將就著吃。

冀曉飛和楊凡兩個人,常常是一人一個饅頭,就著一盤土豆絲,就能解決一頓飯。

冀曉飛忍不住心疼女友:

你從小是家里最受寵的,跟我在一起后,沒享過多久的福,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楊凡總是笑著說:

只要跟你在一起,無論是苦是累,都是我想要的幸福,我們一起努力將妹妹治好。

這一刻,兩人似乎都忘記了煩惱,有說有笑,如同一對再普通不過的小情侶一樣。

他們,一個為了給妹妹治病,傾盡所有;

一個為了愛情,不顧家人反對,奔赴艱辛。

看著哥哥和嫂子重歸于好,曉嬋的心里無疑是感動的,也為他們感到開心。

同時,她的內心又有一絲的羨慕,她問自己:

自己能活下去嗎?自己還能擁有幸福的機會嗎?

冀曉飛和女友漸漸察覺出妹妹的情緒。

于是,他們商議,結婚時一定要把妹妹曉嬋帶上。

冀曉飛更是對妹妹說:「別怕,哥哥帶著你一起結婚!」

為了能盡快給妹妹做移植,冀曉飛最終還是將妹妹患病的消息告訴了家人。

而曉嬋的媽媽,在得知女兒患病后,只能將渾身是病的丈夫扔在家中,從農村老家趕來照顧女兒。

(冀曉嬋和媽媽)

曉嬋的爸爸多次提出,要到醫院看看自己的女兒。

終因身體狀況不好,只能在家里默默地等著女兒痊愈。

父母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會遭遇如此波折。

他們更加無法想象,兒子瘦弱的雙肩,如何承擔起這個家沉重的責任。

他們心疼女兒,更愧對兒子,這本應該是為人父母者該承擔的啊!

后來,他們的故事被媒體報道,更多的人認識了他們。

許多好心人陸續向他們伸出援手。

曉嬋所需的醫藥費得到一定程度的資助,減緩了這個家庭不少的資金壓力。

2019年,冀曉飛和妹妹順利完成骨髓移植手術。

然而,妹妹卻在手術后,出現嚴重的排異反應。

一旦無法控制,妹妹隨時都可能離開。

冀曉飛又一次向女友提出分手。

楊凡不明白他為何要如此:

最困難的時候,我們都走過來了,如今妹妹也做完了移植。

還有什麼比之前更苦的呢?

你并不是絕情的人,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這樣對我?

冀曉飛的眼里,閃爍著淚花,他告訴楊凡:

小凡,我也特別希望能夠跟你在一起。

但是妹妹她不僅僅說化療、移植,她現在身體出現了排異。

跟她同一個病房的病友,很多都不在了……

我害怕人財兩空,我更害怕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冀曉飛與楊凡)

在絕境面前,冀曉飛似乎已經無路可選,他只能放對方自由。

即便愛情可以同甘共苦,但不能一味地只讓對方與自己共苦啊,這不公平!

最終,冀曉飛還是決絕地拒絕女友,強行分手。

2019年11月底,楊凡作為追夢人參加了一檔節目——《跨時代戰書,為他而戰》。

在節目中,她講述與冀曉飛的故事,希望男友回心轉意。

最終,在楊凡的深情告白下,兩人又重新相擁在一起。

如今,冀曉嬋的身體在逐漸好轉。

祝愿她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再次站起來,重新擁抱這個世界。

有人說:

如果自己是這個生病的女孩,會覺得連累別人,活著很痛苦;

如果自己是這個哥哥,會覺得禍害人家姑娘;

如果自己是這個嫂子,會覺得錢沒了可以再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越來越害怕拖累別人,害怕不能給別人幸福。

卻忘了,真正的一家人可以一起共享流嵐、虹霓,也能一同分擔生活中的艱辛和苦難。

家人的意義是,不管你身在何方,他們都會默默地關心著你,牽掛著你。

同樣,也能同甘共苦,終身相依。

病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面對的勇氣;

愛情并不是不能共苦,怕得是你先放棄。

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先來。

但我們要懂得,唯有珍惜當下才不枉此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