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100多年前攝影師探訪「土司官寨」,百姓生活那叫一個貧苦

橘子 2021/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罕見、珍貴、海量的歷史影響,專業的文字解讀,在這裡,看見歷史,關注@L O V E 心,讓您直面歷史曾經的瞬間,用永恆的凝固解開歷史的神秘面紗!

1917年,美國業餘攝影師西德尼·甘博深入交通不便的四川汶川縣,拍攝了瓦寺土司官寨的人物和生活,為這個並沒有受到廣泛關注的角落保留了珍貴的影像史料。所謂土司官寨,就是土司本人的公署和住宅所在地,位于塗禹山。

捉蝨子。

土司就是土皇帝,治理特定的少數民族區域。封建朝廷會對土司進行授權敕封,「世有其地、世管其民、世統其兵、世襲其職、世治其所、世入其流、世受其封」,代代相傳;土司也需要向封建朝廷輸誠納貢,不得反叛。

官寨內的瓊鳥。

相傳瓦寺民眾是瓊鳥卵生的後裔。普賢菩薩化身為瓊鳥,在瓊部山上停留時,產下白、黃、黑三卵,卵生三子,其後分別成為瓦寺、丹本和巴底。瓦寺民眾都敬奉瓊鳥,視之為圖騰,相信她有降魔伏怪、護佑平安的能力。

破衣爛衫的少年。

瓦寺土司始封于明英宗時期,初期只領6個村寨,此後不斷發展。明清易代之際,瓦寺土司主動向清軍投誠,並協助清軍進攻成都,深受朝廷重用,其實力迅速擴大。

官寨裡的居民。

清中期,瓦寺土司實力達到頂峰,轄境不僅包括了汶川縣大部分,還延伸到茂縣、理縣、都江堰的部分地區。清後期,受「改土歸流」影響,朝廷削減其屬地,儘管如此,仍領有28個村寨,佔據汶川縣三分之二的面積。

篩稻穀的老婦。

土司制度非常落後。土司就是農奴主,對治下民眾實行政治壓迫、經濟剝削,造成普遍的貧困。從甘博拍攝的作品來看,那些百姓衣不蔽體,住房簡陋破舊,生活那叫一個貧苦!

土司索代賡和他的兒子索觀沄。

索代賡是第23代土司。他于1930年去世後,其子索觀沄繼任為第24代土司。

官寨裡的民房。

清朝末年開始,瓦寺土司做了一些順應時代潮流的事。第22代土司索代興(索代賡之兄)參加了川西的哥老會。1911年,索氏兄弟與革命軍聯絡,參加保路同志會,組織同志軍,發起反清起義。據記載:「宣統三年,歲次辛亥,保路軍興,川督趙爾豐頻危,飛調駐松巡防軍,馳援成都,以鎮壓革命。代興率士兵千余人,截擊之于茂屬白水寨,大敗之,複令其弟代賡,率士兵六百余,出三江口遊擊,與清兵轉戰于郫灌道上。趙爾豐以援軍不至,被殺,清祚亦相繼淪亡。旋奉委為屯土統領。」

抱著酒壺的男子。

民國成立後,中央政府不再對索氏家族進行土司的授權,但作為屯土統領其權力如同土司,並未動搖其在當地的影響力。變化在于,原來的農奴主與農奴的關係,演變為地主與佃農的關係。

吃飯。

這一時期,索氏子弟大多接受過新式教育,其行為舉止能緊跟社會大勢。抗戰時期,積極支持抗日戰爭。有學者在研究瓦寺土司家族在抗戰期間的表現時說:「抗戰時期,(索觀沄)抓緊訓練兵士,立志出川殺敵,後因中年病故未遂其願。」

耕地。

1940年,索觀沄病死,其子索國光繼承父業。新中國建立後,索國光願意接受和平解放汶川,其後擔任汶川縣政協副主席。由此,歷經500餘年、傳承25代的瓦寺土司壽終正寢。

讓照片講述故事,讓歷史照亮現實,讓今天看清方向!每一張老照片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每一個故事的背後,都是一代人獨一無二的記憶。關注@L O V E 心,帶你了解歷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