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捷運拆遷,女房主覺得賠償款「6700萬太少」堅決不搬,10年后法院:先拆了再說

安妮 2022/05/09 檢舉 我要評論

布滿鋼筋水泥的路很不好走,李女士背著挎包,拿著一把太陽傘,小心翼翼地跨過坑坑洼洼的石頭,突然一個踉蹌,李女士險些摔倒。但她的手卻緊緊護著自己的挎包,生怕有什麼閃失,究竟包里放著什麼呢?為什麼李女士這麼緊張,難不成是現金不成。

直到李女士一臉義憤填膺地步入法院的大門,原來她包里擱著的不是現金,而是一份關于土地評估的行政復議。

其實這已經不是李女士第一次來法院「訴苦」了,盡管每一次李女士的請求都被駁回,但她始終不氣餒,周圍的鄰居都稱李女士為「釘子戶」,這讓她又氣又委屈。

等了幾天后,李女士的上訴果然又失敗了,她欲哭無淚,只能眼睜睜看著挖土機將自己的商鋪推倒,按理說 征收土地一定會給居民相應的賠款或補償,但為什麼李女士看起來那麼心痛和不甘呢?難不成政府是強行拆除的,沒錯,事情確實如此。

因為關于李女士提出的1.3億拆遷款,捷運公司表示與專業評估機構評估的6700萬相差太大,雙方一直僵持著,無奈之下政府出面,法院作出先拆后談賠償金的決定,李女士也只能接受,那麼為什麼李女士和捷運公司關于房屋賠償款的評估價格相差那麼多呢?她最終又能堅持到何種地步呢?

買商鋪,投資成功

2001年,李女士和丈夫徘徊在 附近,雖說投資有風險,但李女士是一個有決心有毅力的女人,再加上當時她手里正好有一筆存款。

為了能夠創造出更大的財富,李女士當即和丈夫商量要買一個商鋪,可以自己做生意也可以把鋪子租給別人,而且當時房價上漲得很快,李女士覺得買一個商鋪怎麼也不虧。

兩人在江漢區轉悠了很久,也選定了幾個位置較好的地段,但畢竟買商鋪也是一件大事,必須得讓這500多萬花得值。 于是他們專門就此事咨詢了大大小小的專家,最終定下了江漢區香港路一個繁華地段的商鋪,面積有287平米,總共花費了550萬。

房子已經買好,李女士非常高興,但是關于房子的用途,李女士和丈夫思慮再三,覺得將其租掉,在這樣的繁華地段相信有意愿租商鋪的人也不少。

果不其然,房子一裝修好就有人來問了,而且對方出價很高, 李女士將其租給了一家銀行,每年的租金260多萬,按照這樣的價格,相信李女士兩年內就能回本了。

租房成功,李女士的壓力也瞬間減小了,她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下,因為與銀行簽訂的是長期合同。靠著每年的租金,李女士也能維持好家庭的基本生活,再加上夫妻兩人都還在上班,所以李女士一家的生活狀況還是不錯的。

十幾年過后,李女士不僅賺到了當初的賣房錢,還盈余了不少,親戚朋友們都稱李女士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因為如今的商鋪地段非常值錢,對此李女士只是謙虛的表示:

「也是運氣好,畢竟投資都是有很大風險的,當年我們夫妻倆可是頂著很大壓力的。」

這一天晚上,李女士剛和在國外留學的兒子通過電話,丈夫就回家了,兩人一邊吃飯一邊閑聊,不知不覺就談起了政府要修建捷運的事情。 因為捷運線就設在李女士的商鋪附近,對此李女士感到憂心忡忡,「應該就在這幾年了」李女士的丈夫說道。

夜晚,李女士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按理說捷運線的開通不是應該給商鋪帶來更大的客流量嗎?為什麼李女士顯得如此焦慮。

原因在于 李女士的商鋪位置被選定為捷運站的某個出入口,所以必須被拆除。李女士并不知道自己能夠被賠償多少錢,于是她決定去江漢區附近的商鋪調查調查。

第二天,李女士起得很早,她咨詢很多家商鋪,最終得出一個結果,那就是如果她家的商鋪一定得被拆的話,賠償金約1.3億。當然這只是李女士自己得出的評估結果,至于到時候究竟能不能拿到這麼多錢,都還是未知數。

對商鋪估價不滿意,堅決不搬

2013年下旬,李女士果然接到通知,她的商鋪要被征收,當然政府也會給予相應的補償,說實話,其實李女士并不想商鋪被拆。

因為她覺得以往收租的日子很穩定,但是 修建捷運,作為公民肯定得支持,現在李女士只希望自己能夠不虧本。

由于之前李女士已經自行評估過自己的商鋪價值1.3億,所以她迫切想知道政府對房屋的評估價格,但是最終的結果卻令李女士感到不可置信,因為政府估價6700萬,這和她心目中的價格足足差將近一倍。

李女士怎麼也不肯接受,她拒絕在評估報告上簽字。見李女士如此堅持,政府也感到很頭疼,就這樣雙方在一起協商了好久,甚至引來了記者的采訪,政府也給出了充分的理由,他們解釋道李女士的商鋪是經過專業機構評定的,而且這所評估機構還是這座樓里的所有住戶一起評選出來的。

在針對李女士房子的評估報告中明確表示了商鋪的總使用年限是40年,已經使用了15年,就是還剩下25年,經過市場調查,李女士房屋每年最高租金為260多萬,再加上裝修費等其他費用,總體算下來估價為6700萬。

這份評估報告有理有據,但是李女士卻不為所動。首先,她表示自己并沒有接到通知要參加評選房屋評估機構的投票,其次,李女士自己也深入實地咨詢過該地區附近的其他商鋪, 按照市場價,她的商鋪至少值1.3億。隨后,李女士拿出房產證,表示她房子的產權是70年。

針對李女士的疑惑,政府方面也很快給出回應,甚至展開了一番調查。事實上,當初在篩選評估機構時,政府為了減少糾紛采用民選的方式,列出12家評估機構作為選擇對象,還特地將通告貼在李女士商鋪的墻上,來來往往的住戶們都看見了。

但唯獨李女士根本不住在這邊,所以沒看到,等到投票開始的時候,發現少了人,才開始打電話給李女士。但是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9點就已經結束,李女士趕也趕不過來。

當然就算李女士趕過來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結果,因為樓里面一共97戶人家,有將近一半的人投給了同一所機構。

而這所機構也就是政府選定的機構,正所謂少數服從多數,這是根據民意選出來的結果。至于為什麼評估機構采用根據房屋的租金評估商鋪價格而不是根據市場價格也是有依據的。

因為在當時,如果要根據市場價格評估商鋪的話,至少要選定三個商鋪市場成交價作為樣本,但是或許是早知道政府要修建捷運六號線,附近房價會升值,所以附近的商鋪根本沒有人出售,也就導致沒有樣本作為參考,所以選定另一種評估方式。

最后關于房屋產權問題,對于李女士的疑問,工作人員也哭笑不得。因為商鋪的使用年限和住宅的使用年限有很大的區別,這在法律上也有明確規定,商業用地為40年,住宅為70年,所以商鋪的估價要高于住宅。

至于房產證上使用年限問題,政府人員猜測可能是因為當時土地產權不明,以致于在某些環節發生錯誤,所以導致房產證上表示的是70年。但實際上,只要隨意打聽打聽就能明白商業用地怎麼可能會是70年呢?

政府的解釋也十分詳細,但李女士卻覺得很不公平,她對第二個問題始終耿耿于懷,李女士認為應該用市場價評估自己的商鋪,就這樣雙方始終在僵持著。

最后通牒,交由法院判決

伴隨著樓里的住戶都已經搬走,施工隊早就想展開行動了,畢竟虛耗著也不是辦法,該項目工程量大而且影響更大,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先行修建其他地方,空留著這一棟樓立著這里。

看著施工隊來來往往的身影,李女士的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她也堅定地認為自己沒有錯,直到被他人投訴。原來由于李女士的商鋪的原因,施工隊只好更換方案, 這嚴重影響到了該路段另一家百貨超市的生意,兩年來都沒什麼人,該店鋪老板娘再面對記者采訪時感到非常無奈,眼看著連租金都交不起了。

為了能夠解決問題,李女士和丈夫商量了好久,最終她決定換一種方式來維護自己的權益,那就是置換商鋪,這就需要政府找到一個能夠代替得了李女士原來商鋪的地方。

為了能夠讓工程早日結束,政府部門也抓緊尋找合適的商鋪,相關工作人員帶著李女士看了一家又一家,但是沒有一個是讓李女士滿意的,不是交通不行,就是太偏僻。

李女士的做法逐漸引起其他人的不滿, 因為工程停滯,確實影響交通,也會讓客流量減少。捷運公司也已經堅持到最后時刻,畢竟越拖越賠,公司一天至少要損失一百三四十萬。

于是,2015年4月政府將《房屋征收商確定評估機構結果報告》整理好交給李女士的手上,想讓李女士仔細考慮,但李女士堅決不妥協,隨后相關人員甚至都聯系不到她。

眼看著距離項目結束時間越來越近,政府特地找來當地居委會和公證機構作為見證,隨后將《報告》貼在李女士商鋪的墻上,如果李女士對這份《報告》有意見可以在20天內提出申訴。

如果沒有意見,那麼就代表李女士同意《報告》內容,政府就可以進行拆除,當然在在沒有談妥賠償金的情況下強行拆除房屋確實于理不合,所以區政府是在有9億擔保的情況下才做出請求的。

20多天很快過去,但李女士竟然沒有一點行動,就在大家都認為她已經放棄的時候,李女士再次出現。其實并非是李女士真的妥協了,而是她根本不知道情況,所以才沒有向法院提出異議。

只能說李女士當時太沖動,在工作人員將《報告》給她的時候應該仔細看一看,這樣的話她有不滿可以就評估報告問題直接向法院申訴。對于政府的做法李女士極其不滿,她表示根本沒有人聯系自己,她什麼都不知道。

據理力爭,絕不退讓

李女士在為自己據理力爭,而網絡上也針對李女士商鋪問題進行了激烈的討論,當然有支持她的人,也有反對她的人,不過似乎反對的人要略高于支持的人,甚至有的網友直接稱李女士為「釘子戶」,這是比較直白的一方。

有些網友就比較文藝,他們還列出很多案例來勸說李女士珍惜當前,為什麼要這樣說呢?那是因為在2008年廣州發生過一起因拆遷問題而引發的糾紛,這則故事里的主人公后來因自己的倔強后悔不已。

在某環形引橋的中間坐落著一戶破舊的房屋,那里就是郭志明的家。2008年政府下發通知,要在郭志明所居住大樓的位置修建一座立交橋,這就意味著這里的住戶會得到一筆不菲的拆遷款或者新房子。

對于郭志明來說,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因為他們一家所居住的這所房子的產權是商業用地,不是住宅的構造,而且才30平,所以住起來十分擁擠。當初也有過賣掉置換的想法,但根本沒有人愿意購買這里,所以只能放棄。

當開發商提出500萬的拆遷價格時,郭志明有些失望,所以沒有同意,因為他當時的想法是能多要一點就多要一點,于是開發商問他就究竟想要多少, 郭志明提出想要三套房的請求,這一下可把開發商嚇壞了,要知道廣州的房價可不低。

見開發商臉色難看,于是 郭志明又提出5000萬現金的想法,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就這樣雙方開始僵持著。但是工程不能一拖再拖呀,這時候設計師提出了一個合理的構想,那就是繞開房子,建造一個環形引橋。

說干就干,伴隨著施工隊的行動,郭志明卻開始慌了,但是他卻依舊不肯松口, 等到立交橋建起來的時候,周邊的住戶都已經搬走了,唯有郭志明的房子立在中間,每當風雨來臨,郭志明一家都圍在一起,破舊的房子彷佛下一刻就要倒了。

最終郭志明后悔了,他想找那個開發商,他愿意搬走了,但是由于環形引橋已經建好,而拆遷負責人也換了一個人,所以郭志明的房子究竟怎麼處理也沒有下文了。隨后十幾年里,郭志明無數次就自己的住房問題找有關部門反映,但是都無濟于事。

雖然案例中郭志明的住房問題和李女士的商鋪問題有很大不同,但是也能給人以啟迪。但是從后期李女士的做法中,很顯然她選擇堅定捍衛自己的權益。

法院判決,商鋪被拆除

伴隨著李女士不停地向法院提出行政復議,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就這樣又僵持了一段時間,最終法院考慮到捷運項目是關系民生問題的大項目,而且又有擔保金,總歸不會讓李女士得不到賠償, 所以同意將房屋先行拆除的決定

盡管李女士的申訴一再被駁回,但這也阻攔不了商鋪被拆的命運。2016年3月17日,伴隨著機器的轟鳴聲,李女士再不愿意也沒辦法。對此有很多網友表示,既然商鋪已經拆掉,李女士可以和政府方面再協商協商。

俗話說得好: 退一步海闊天空,與其僵持著倒不如拿著錢做新的投資,畢竟時間可是耗不起的,已經為了商鋪的事耽誤了兩年的時間,相信李女士也損失了不少。

不過也有人持不同意見,他們表示李女士的做法并不算錯誤,她只是在維護自己的權益。其實這樣的事件并不止一兩件,關于「釘子戶」似乎每年都有,甚至有的人將「釘子戶」視為打卡圣地。

當年珠通大橋開通的時候,很多人跑來觀看,但他們的目光卻被大橋中間的房屋所吸引,很多人戲稱它為「橋中房」,并且給房主冠上「最牛釘子戶」的稱號。

對于眾多來訪者的打卡和拍照,房主梁女士表示非常無奈,在面對記者采訪時,她說道自己阻止不了那些人的到來,只希望他們不要打擾我們一家人的生活,給我們造成困擾。

其實在采訪中,梁女士還表示她之所以一直不肯搬走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沒有合適的房子。政府之前找的鳳安花園的房子可謂是「三尖八角」,這在風水里可是大忌,梁女士表示沒法住人,后來又看來另一套房子,結果房子對面是醫院的太平間。

10年來,梁女士一直堅持著,她表示現在的生活也挺好,如果政府有合適的房子她就搬,如果沒有也不會對她有太大影響,不得不多梁女士的心態著實不錯。

其實在拆遷工作中,總是容易浮現出很多的問題,有時涉及到利益,有時又牽扯到個人利益,當然這些也是非常正常的,但最怕的就是那種不肯妥協,趁機要錢的人。

文章的最后,希望李女士能夠認真協商,畢竟商鋪已經被拆,

對于這樣的拆遷案例,大家有什麼看法,不妨在評論區說說你的觀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