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重癥女孩:親自參加丈夫為自己辦的追悼會,賣萌耍乖讓親人把眼淚「憋回去」

安妮 2022/05/07 檢舉 我要評論

當你得知自己的生命僅剩下一個月的時候你會做什麼?是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一場,還是在醫院做最后的掙扎,亦或是好好與親朋好友做一場道別。筆者相信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最后一個,人的一生中大多數遺憾都不是沒去過太多地方,而是有太多話沒有說出口。

王越,一個八零后東北女孩,她就做出了這樣一個選擇。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王越把自己的親朋好友叫到一起,為自己提前舉辦一場「追悼會」。活著給自己舉辦追悼會是什麼樣的體驗?王越究竟為何要為自己舉辦追悼會?

接下來筆者就帶大家了解一下王越那美麗且短暫的一生。

微笑面對ㄙˇ亡,為自己舉辦「追悼會」

某家醫院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王越面容憔悴。這是王越患上ㄞˊ癥的第四個年頭,2012年王越被確診ㄞˊ癥時,醫生告訴她的丈夫:

「你妻子的病情已經十分危急,可能撐不過今年,看看她還有什麼想做的事吧,她還這麼年輕,別留下太多遺憾。」

盡管醫生早已給王越下了病危通知書,可王越還是靠著自己的意志撐過三年。第四年剛到,王越就知道自己可能時日無多,因為此時的她已經無法進食,ㄞˊ癥對她的影響太大,她只能靠著吊瓶里的營養液茍延殘喘。

王越不奢望有奇跡發生,能讓身患ㄞˊ癥的她存活三年已是最大的幸事。

回顧自己的一生,王越認為自己是非常幸運的,相較于那些還在掙扎的人, 王越在生病之前已經結婚買房,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小家庭。生病之后丈夫不離不棄,甚至為了照顧她把在北京的房子賣掉,工作也因此辭職。有這樣的陪伴,王越不懼怕ㄙˇ亡。

思考良久,王越決定為自己舉辦一場追悼會,不過這還要看她的身體狀況是否允許。這天醫生像往常一樣來查房,王越突然告訴醫生:

「我想把親朋好友叫過來舉辦一場派對。」

醫生愣了一下:

「派對啊,可以,你想什麼時候辦都可以。」

征得醫生同意,王越有些開心,她難得地露出笑容,身體上的折磨讓她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醫生很久沒有見到這個漂亮的女孩的笑容了。緊接著王越又向醫生發出邀請:

「到時候你能來參加這個派對嗎?」

醫生笑著回答:

「只要時間允許,我一定會去。」

盡管醫生和丈夫都表示同意, 但王越的這個想法還是遭到很多人的反對,其中反應最激烈的就是她的父母。自從王越生病以來兩位老人幾乎每天都是以淚洗面,女兒即將離世本就讓他們無法接受,現在還要活著為自己舉辦葬禮,更何況她的身體狀況那麼差。

不過王越勸父母說:

「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這些年來我每天都在跟病魔做斗爭,我的生活幾乎全都被這些占據,現在我到了最后的時刻,我想好好告個別。」

聽到這里父母只好同意她的想法。

事情就這麼敲定下來,王越的丈夫開始為這件事奔走, 從挑選場地到邀請每一位親朋好友,丈夫都辦得盡心盡力,還會詢問王越的意見。王越丈夫的效率很高,沒多久就把一切都安排好。

追悼會當天陽光很好,不過此時王越想要站立起來已經非常困難, 平時她下樓溜達都是坐在輪椅上由丈夫推著的。為了這天順利進行,王越特地化上美美的妝,還精心挑選一條裙子。王越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沒有生病之前她每天都會化妝。

據王越的同事說,王越生病前每次出差會帶好幾個箱子,里面全是她的衣服。從這里我們就能看出,王越是真的為這天準備很久, 當然這一切都是王越強忍著身體上的疼痛進行的

她知道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以這樣的形象出現在朋友們面前了。

距離「追悼會」的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心情激動的王越已經到達酒店。然而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 由于長期的治療,加上王越已經將近三個月沒有進食,她的身子非常虛弱,在這期間王越差點暈倒。

在丈夫及醫護人員的幫助下,醫生給她打上吊瓶,王越這才緩過來。

等所有人到場,王越微笑著走上臺,她步態穩健,在場的人絲毫沒有看出來王越剛從鬼門關挺過來。

王越為自己精心準備了一個發言稿,主要內容就是自己這一生的回顧以及對到場人的感謝。 而后王越的同事朋友也都上臺說起他們與王越相識、相處的故事。

這是多麼難過的一件事,明明王越時日無多,這些人還要回憶當初那些快樂的時光。 看著王越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的人繃不住哭了起來

王越不想看到這麼多人傷心落淚,本身她今天就是想快樂地跟家道別。王越用東北口音跟大家開玩笑說:

「都不準哭,給我憋回去。」

現場彌漫的悲傷氣氛,被王越這麼一句話全部擊散。緊接著王越在現場搞起了抽獎活動,她為到場的人準備許多獎品,盡管并不貴重,這些年為了治病他們家的積蓄早已耗盡,但好歹是一份心意,在場的人也都十分理解。

這一天王越的精神格外的好,在臺上發言都是站著進行,在抽獎結束后更是擺出各種姿勢賣萌耍乖與大家一起合影。在現場王越似乎又變成之前那麼沒有生病,樂觀開朗的女孩。出于王越的健康考慮,這場派對的時間并沒有持續太久,一結束丈夫就匆匆帶著她回到醫院。

這場派對在王越人生的最后階段,帶給她莫大的鼓勵,直到王越去世,她的精神一直都不錯。能夠笑著舉辦追悼會,王越對ㄙˇ亡的態度早已看淡。她早已病入膏肓,派對結束沒過多久,王越就撐不住了。

2016年五月,這個與ㄞˊ癥抗爭四年的女孩徹底離開人世。

王越ㄙˇ之前,她告訴丈夫:

「如果我ㄙˇ了,我不想留下墳墓,到時候你就把我的骨灰灑在松花江上,如果有人想起我或者清明的時候,走過去買一枝花就行。」

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因ㄞˊ癥破碎

王越出生于1981年。王越在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十分優秀,高中畢業后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大學,在學校里她學習的專業是金融專業。

四年大學時光不僅讓王越學到許多知識,還讓她遇到自己的丈夫。

據王越自己說,當時她還非常單純,丈夫僅用一把傘、一瓶水就把她追到手。從她的描述中似乎是有些不忿,不過了解王越故事的人都清楚,她和丈夫十分恩愛。

大學畢業王越和丈夫一起來到北京打拼,王越在一家金融公司上班。在那個時候,金融行業還是最賺錢的行業,不過相應的也比其他行業壓力大得多。 王越經常工作到深夜才回家,出差的時候更是沒日沒夜的工作。

2008年王越和丈夫結婚,當時兩人條件并不好,結了婚也只是蝸居在北京的出租屋里。不過王越從未抱怨過什麼,她和丈夫都相信幸福是奮斗出來的,他們還年輕, 總有一天兩人能夠憑借自己的努力在這座城市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到時候他們會孕育一個可愛的孩子。

在十多年前,社會上的年輕人一個個都充滿干勁,不像現在大多數年輕人選擇「平躺」。有著買房夢想的王越和丈夫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努力。

努力確實是有回報的, 四年后兩人在北京買下一套房子,盡管當時北京房價遠沒有現在恐怖,但仍舊是無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

可見這對小夫妻多麼努力,也能看出兩人是吃了不少苦頭。好在終于可以結束居無定所的漂泊生活,有了房子王越和丈夫商量準備生孩子。

因為王越已經31歲,再晚幾年就是高齡產婦,對孩子、對自己都不是最好的選擇。

日子一天天過去, 有一天王越突然發現自己的月經沒有按時到來,小腹也有一些隆起。這樣的情況讓夫妻倆欣喜如狂,兩人奮斗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一刻的到來嗎?王越和丈夫迅速到醫院進行檢查,他們不知道的是, 王越身體的異常并不是因為她懷上孩子,而是ㄞˊ癥。

他們來到醫院,醫生檢查之后說并沒有懷孕,便建議兩人去別的科室檢查一下其他的狀況。這一檢查,這對小夫妻的天直接塌了下來。

此時王越已經是胃ㄞˊ晚期,并且ㄞˊ細胞已經擴散到其他部位,她的卵巢也發生病變,所以她的腹部才會隆起。

醫生告訴兩人:像王越這種情況,剩下的時間可能只有不到一年。王越有些絕望,不過她還是很樂觀的。在丈夫的陪同下,王越開始接受治療,她切除掉一部分胃和卵巢。這些手術做完就意味著王越再也不可能懷孕生子。

不過事已至此,能過活下來便是王越和丈夫最大的期望。僅切除掉部分ㄞˊ變器官不能保住她的性命,接下來王越還要進行多次化療。對于女性ㄞˊ癥患者來說,可能無論什麼樣的手術都不可怕,但只有化療會讓大多數女性患者感到難過。畢竟化療會讓患者的頭髮全部掉光。

日子一天天過著,王越的頭髮幾乎已經全部消失,她經常會偷偷難過,不過看著陪在身邊的丈夫她還是能夠感到一絲欣慰。

再沒有什麼能夠比患難時不離不棄更讓人感動的了。此后幾年丈夫又帶著王越輾轉多地,他想找到最好的醫院為妻子治病。

這樣的努力是有效果的,原本醫生說的不到一年的生命被延長至兩年甚至三年。可這一切都是用錢堆出來的, 王越的丈夫把剛買的房子賣掉用來給妻子治病。一開始王越并不同意,這套房子是兩人共同奮斗出來的,如果自己治不好,那麼丈夫什麼都剩不下了。

但丈夫卻說:「房子什麼的,對于我來說并不重要,只有你才是我生命的全部,如果這套房子里沒有你,也只不過是一個空殼。」看著丈夫堅決的態度,王越非常感動,只好同意他賣掉房子。

王越的病情并沒有因大量金錢的投入而好轉,ㄞˊ癥一直都是人類醫學中最大的難題,即便是如今也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 王越的ㄞˊ細胞擴散只是被減緩一些,但每天仍在擴散中。

這幾年里,王越的整個腹部都被ㄞˊ細胞侵擾。ㄞˊ細胞抵達腸道,這讓王越無法進食,不過還好醫療條件的進步讓她可以依靠靜脈注射營養液生存。王越不止一次說:「我覺得我的整個肚子都爛掉了,盡管我的外表看起來完好無損。」

在追悼會之前,王越曾想回家居住一段時間, 她覺得如果一定要ㄙˇ,她想ㄙˇ在家里。醫生和丈夫都同意了她的請求。但這并不順利,在她出院前一天,王越突然發生腹部積液外泄,這是整日注射營養液帶來的弊端,必須要由醫生做專業的手術緩解。

就這樣王越想要回家的念頭成為泡影,從手術臺上下來,王越幾近崩潰。這個堅強的女孩,得知自己時日無多時她沒有哭,面對手術的疼痛時她仍沒有哭。 可就在此刻,她因無法回家崩潰大哭起來。病痛已經折磨王越太久,她只是想在生命的最后階段享受一段平靜的時光。

抗ㄞˊ斗士振人心,望悲劇不再重演

追悼會結束后,王越躺在病床上與父母做出最后的告別。外出打拼多年,王越很少回家,而如今因為患病她更加無法陪伴在父母身邊, 這是她生命中最大的一個遺憾,也是她的心結。

王越對父親說:「我的童年時光都是我們一起度過的,我覺得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爸爸我希望你可以長命百歲,爸爸我愛你,不管怎麼樣我都愛你。」

這是最樸實的表達,卻讓所有人都為之感動,躺在病床上的王越眼眶濕潤,父母早已泣不成聲。世間最大的悲痛大概就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王越的母親后來說:「她就躺在那里,也沒有化妝,看著她憔悴的樣子,看的我非常揪心,這個結果真的是讓人無法接受,直到如今我還問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啊,說不定哪天夢醒來,結果可能就不一樣了。」

這樣的結果放在誰身上可能都難以接受,可大多數人都無能為力。

不得不說王越是一個堅強的人,無論是她一開始和丈夫一同打拼,還是患ㄞˊ后積極和病魔抗爭,這些都非常值得我們學習。因此網上有許多人把王越稱為「抗ㄞˊ斗士」,她的事跡被很多ㄞˊ癥患者得知,鼓勵著那些和她相同遭遇的人,積極面對現狀。

如今社會上ㄞˊ癥病例越來越多, 除了環境影響外,更多的就是自身生活不規律。尤其是像王越這樣的,整日工作完全不注意自己的身體,長久的壓力下,身體必然無法承受。

斯人已逝,只希望悲劇不再重演。畢竟ㄞˊ癥對于一個人,或者說一個家庭的打擊是巨大的,很多普通家庭都無法承受高額的治療費用,這時候ㄞˊ癥便不是一個人的事了,而會拖垮整個家庭。

我們在宣揚王越抗ㄞˊ事跡的同時,也要呼吁身邊的人注意生活習慣, 定期檢查身體,別讓ㄞˊ癥發展到無可挽回的地步。到那個時候,無論做出什麼樣的補救都已是無濟于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