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提高工作效率?心理學家:先學會「偷懶」吧,打工人

圆圆 2020/11/20 #情比金堅 我要評論

一個同事,最近和我抱怨:

看著她明明已沒有精力,卻還要強撐著工作的樣子,大叔很是憐惜。

臨近年末,不知道你的工作任務重不重?是否也  「明明休息了還是累」?

在查資料時發現,可能是我們誤會了休息,才使休息變得無效。

什麼是真正的休息?怎樣休息更高效呢?

 01

高效休息的核心:跳出擔憂,聚焦當下

平時你會如何放鬆和休息呢?

我之前喜歡刷抖音放鬆,無論是小姐姐跳舞,還是搞笑視頻,都能讓我感到放鬆愉悅。

可看完後還是累,愉悅感很快就消失了。

這是因為刷抖音能刺激大腦釋放多巴胺,帶來愉悅感。但大腦仍然在抓取和分析資訊,並未真正休息。

打遊戲、和朋友聊天等也一樣。它們是種獎勵,卻很難讓大腦真正的放鬆。

大叔也嘗試過躺在床上發呆,身體腦子都沒動,這樣肯定能放鬆了吧,可起來後大腦還是懵懵的。

不禁感慨 「累麼?累就對了,舒服是留給有錢人的,打工人!」

打工人,真的不能兼顧高效工作和休息麼?

關於大腦中 DMN (預設網路系統)的研究,給了打工人高效休息的可能性。[1]

DMN 由腹側內側前額皮質、背內側前額皮質、後扣帶回皮質和臨近的楔前葉及外側頂葉皮質組成。它在社會行為、

情緒控制、動機驅動有關的感覺-內臟運動聯繫中發揮著潛在作用,對一個人的性格與行為有著重要影響。

真正影響我們休息的是 DMN 自發認知的特性,簡單解釋就是,大腦在不受控制地思考。

例如,發呆或走神時,我們並未刻意地思考,卻冒出各種想法。

令人震驚的是,由 DMN 主導的自發認知消耗大腦能量的 60% 左右,而大腦執行具體任務的能量僅消耗 5 %。

使大腦疲勞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不受控制的想法。

研究人員發現,不受控制想法的出現,往往來自於對過去和未來的擔憂。

真正讓同事累的,或許不是繁重的工作,而是害怕 「做不完、做不好」 的想法。

休息時她的擔憂並未停止,大腦仍在消耗能量,所以休息完還是累。

那怎樣可以抑制 DMN 的運轉呢?

Judson 等研究人員,將參與者分為兩組,一組進行冥想(將注意力集中到呼吸,不試圖改變呼吸的方式,

注意力游走就重新溫柔地帶回呼吸),對照組大腦正常運轉。[2]

冥想後,冥想組 DMN 的兩個重要節點( PCC 和mPFC )活動少於對照組,

冥想組參與者也報告不受控制的思考減少。

村上春樹的寫作效率很高,同時每天都會跑步,在《我在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他提到:[3]

我跑步,只是跑著。原則上是在空白中跑步,也許是為了獲得空白而跑步。

即便在這樣的空白當中,也有片時片刻的思緒潛入。這是理所當然的,

人的心靈中不可能存在真正的空白。

人類的精神還沒有強大到足以坐擁真空的程度,即使有,也不是一以貫之的。話雖如此

潛入奔跑著的我精神內部的思緒、念頭,無非空白的從屬物。

村上春樹跑步的體驗和冥想相似,都是從日常的擔憂中跳脫出來,放空大腦,獲得真正的休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更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