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尤三姐與賈珍有染,早已成殘花敗柳,為何卻堅持不嫁進甯國府?

小酱 2021/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眾多金釵中,除了林黛玉、薛寶釵這一類優秀的貴族小姐,還有一部分女子,她們出身不高,在男子本位主義下的封建社會,為了生存不得不淪為男性的附庸,尤三姐便是這樣的處境。

關于尤三姐的貞潔問題,一直飽受討論,因為有很多讀者喜歡「完美」的女子,認為尤三姐不可能跟賈珍、賈蓉這些醃臢齷齪之人有染,故而心理上不願接受尤三姐曾有一段不堪過往的事實。

且看第65回「賈二舍偷娶尤二姐」,彼時尤二姐已經嫁給了賈璉,母女三人偷偷住在花枝巷,不料賈珍色膽包天,不顧尤二姐乃是兄弟之妻,趁著賈璉不在家之際,偷偷前來「探望」,實則前來揩油,其中便發生了如此情節:

當下四人一處吃酒。尤二姐知局,便邀她母親說:「我怪怕的,媽同我到那邊走走來。」尤老也會意,便真個同他出來。只剩小丫頭子們。賈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臉,百般輕薄起來。小丫頭子們看不過,也都躲了出去,憑他兩個自在取樂,不知作些什麼勾當。——第65回

這個情節已經暗示得相當明白了。在尤二姐還沒嫁給賈璉之前,尤氏姊妹都與賈珍有過苟且之事,故而尤二姐見賈珍前來,早已知道他此來的目的,故言「尤二姐知局」。

同時,尤二姐雖失了前身,但眼下嫁給了賈璉,便想恪守婦道,故而有意躲避賈珍的騷擾,借機帶著母親離開,讓未成親的妹妹尤三姐來接待,書中言「憑他兩個自在取樂,不知作些什麼勾當」,此等隱晦之語,已是明示了。

若諸君還是難以信服,且看其後第69回,尤二姐被王熙鳳騙進大觀園,折磨得生不得生,死不得死,最終又是尤三姐半夜托夢規勸尤二姐,書中這般記:

夜來合上眼,只見她小妹子手捧鴛鴦寶劍前來,說:「姐姐,你一生為人心癡意軟,終久吃了這虧。休信那妒婦花言巧語,外作賢良,內藏奸狡。她發恨定要弄你一死方罷。若妹子在世,斷不肯令你進來;即進來時,亦不容她這樣!此亦系理數,應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喪倫敗行,故有此報。」——第69回

此時尤三姐因柳湘蓮悔婚,早已劍刎而死,故而夢中所托,皆發自上帝視角的尤三姐之魂靈,必是客觀事實無疑。

尤三姐在夢中稱「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喪倫敗行,故有此報」,足可見尤氏姊妹絕不僅僅是陪著賈珍喝喝酒而已,而是有了實質上的淫舉。故而尤三姐認為,天道輪回,生前做了壞事,這才有了報應,亦系常理。

可這其中就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尤三姐已經跟賈珍有了實質性的關係,為何第65回在賈璉提出讓賈珍將尤三姐收入房中的時候,尤三姐的反應會那麼激烈?不但痛駡了珍、璉兩人一場,還故意舞弄風姿,有意擺弄兩人,書中記: 賈珍也不承望尤三姐這等無恥老辣。弟兄兩個本是風月場中耍慣的,不想今日反被這閨女一席話說住。(第65回)

很明顯,尤三姐這些舉動都是赤裸裸的反抗,她雖然已經失身于賈珍,卻並不想嫁給賈珍當妾,面對賈璉的提議,她明白這是關乎自己前途命運的大事變,故而才一反常態,進行如此激烈的反抗。王昆侖先生在《紅樓夢人物論》中亦對尤三姐此舉有過一番評價:

等到賈璉已偷娶了尤二姐之後,賈珍還是經常趁空跑來鬼混,他把這裡當做一個父子兄弟和她兩姊妹的合夥公司,直把一個尤三姐逼得若不下深水,就要立即另謀生路。于是她爆發了一個響亮的轟雷。

如果站在經驗學的角度,賈珍要納尤三姐當妾,貌似還是一件好事,比如尤二姐不就歡歡喜喜嫁給賈璉當妾了嗎?對于尋常家庭而言,能嫁進赫赫揚揚的甯榮兩府,這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前途事業,實事求是地說,尤二姐嫁給賈璉,放棄早已訂婚的張華,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這個前途!

為何相同的處境,尤二姐能輕鬆接受,尤三姐卻發出這般激烈的反抗呢?

因為尤三姐和尤二姐不是一類人,從思想角度來看,尤三姐的人生態度和賈寶玉很相近。雖然身處在男人主宰一切的封建社會,可她並不覺得女子就低人一等,恰恰相反,她有著很高的尊嚴需求,所以在姐姐偷嫁給賈璉之後,她發出無奈的哀歎: 姐姐糊塗!咱們金玉一般的人,白叫這兩個現世寶沾汙了去,也算無能。(第65回)

同時,尤三姐又是整本《紅樓夢》中為數不多的能瞭解賈寶玉的女子之一。且看第66回,小廝興兒向尤氏姊妹介紹榮國府內部諸人,在介紹到賈寶玉的時候,小廝嘲諷賈寶玉既不學仕途經濟,也不習武,是個外表俊朗,內裡糊塗的呆子,尤二姐深以為然,不料尤三姐竟站出來替寶玉說話:

尤三姐道:「姐姐信他胡說!咱們也不是見了一面兩面的。他(賈寶玉)行事、言談、吃喝,原有些女兒氣。那是只在裡頭慣了的。若說糊塗,哪些兒糊塗?......我冷眼看去,原來他在女孩子們前,不管怎樣都過得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們不知道。」——第66回

尤三姐的眼光異常精准,能透過現象看到本質。尤二姐面對小廝的道聼塗説,便視為真實,只有尤三姐有意觀察過賈寶玉,發現他並非好色之徒,又非糊塗人,只是因為全身心尊重女孩們,言語行動顯得跟那個時代的社會氛圍格格不入而已。

也就是說,尤三姐之所以不願嫁進甯國府,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她的智商。尤二姐善良軟弱,頭腦昏庸,加上有一定的世俗婦人市儈心理,很容易就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沉溺在未來璉二奶奶的幻想中。

尤三姐卻居安思危,能看到背後的憂患,她曾提醒尤二姐: 他家還有一個極利害的女人(即王熙鳳),如今瞞著呢。她不知道一日,咱們方安靜一日。倘或一日她知道了,豈有干休之理?勢必有一場大鬧。不知誰生誰死。趁如今,我不拿他們取樂作踐,准折到那時,白落個臭名,後悔不及。(第65回)

從後文來看,尤二姐的結局被尤三姐預測得絲毫不差。因此,以尤三姐的智商能看到嫁進甯國府後的各種問題,一方面賈珍貪色好淫,並非良人,另一方面還會陷入豪門貴族的勾心鬥角之中,難保能過得安穩。

可歎的是,尤三姐最終選擇了柳湘蓮作為自己的夫婿,但柳湘蓮卻因尤三姐是甯國府的人,嫌棄她不乾淨,最終落得個拔劍自刎以證清白的結局,亦是紅樓中一大悲劇,如此絕色聰慧之女子,不該是這個結局,悲矣,歎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