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處的環境,決定了你的價值,決定了你的層次

圆圆 2020/11/10 #情比金堅 我要評論

我們常說,把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所謂錦衣夜行,明珠暗投,不是時間不對,就是空間相悖。

十年前,有一段時間我沒上班,親戚求我給他的服裝專賣店管管賬。十多個人的小店,聘一個專業會計成本太高,

可那些店員處理帳目確實費勁,來往賬亂得一塌糊塗。

我正嫌在家帶孩子悶,就把女兒交給媽媽,去親戚店裡幫忙了。

服裝店賣的是兩個運動裝品牌,一周內保退換,帳目主要亂在這裡。我只負責一筆筆記帳,錢貨清楚就行,

工作量不大,更多時間是看店裡真實的情景劇。

店長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看到她第一眼就想起賈寶玉說得那句,女人一旦嫁了人就變成一雙死魚眼。但是,

她比賈府那些管事的女人們厲害得多,只要沒有顧客在,就能聽到她大聲訓人。我一度以為她是早更,

按說她應該不到年齡。

因為我是老闆的親戚,還能偶爾榮幸地看到她一點笑容,至於那些店員們,就看造化了。

店員們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據說之前也有過幾個學歷高一些的,都因受不了店長的訓斥,辭職了。

別說,還真有一個高學歷的店員,是那年剛畢業的本科生。一時間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繼母逼著她掙錢,

就饑不擇食地進了這家店。

大學生學的是新聞專業,我見過她寫的東西,文筆很贊,可惜在這裡沒有一毛錢用處。她比別的店員要沉靜,

時常處於一幅發呆的狀態,接待顧客也表現得不那麼機靈,顯得與那個環境很不搭。

這個女孩是店長訓導的重點對象,偏偏她又不辯解,只低頭聽著。如此一來,那些店員天天打小報告給店長,

說那女孩的各種不是,也無非是給店長找一個顯示權威的物件,讓自己少挨駡。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險惡,在飯碗易丟的地方更顯得尤為突出。

好幾次,幾個店員在我旁邊不屑地嘀咕:「哼,大學生就這德行,像個傻子似的!」 我算不上正式員工,更像個看客。

這些人的表現我都一一看在眼裡,抓尖,討好,撒謊,落井下石,說別人是非------除了那個大學生。

她更多的表現是沉默,也許是在思考。不久,那個女孩辭職了。

一天,一個店員高聲尖叫,我以為她觸了電,趕緊跑過去看。

原來是那個大學生出現在電視螢幕裡,正在一個現場做專題報導。她神采飛揚的模樣,

和之前在店裡的形象簡直判若兩人。我看了看旁邊的字幕,寫著「某某記者」字樣,果然是她,不過又太不像她。

那一刻,她身上仿佛籠罩著一層光芒,整個人都熠熠生輝。店長也湊過來看,她鐵青著臉,鼻子裡發出重重地

「哼」聲:「老天真是不長眼,這種笨蛋也當記者!」我默默翻了無數個白眼:「你懂個P,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兩個月後,我離開了親戚的專賣店。偶爾和那裡的店員在QQ上聊天,說的最多的就是那位店長。從店裡辭職的人,

如果在外面混好了,消息傳來,她表現得總是氣憤又痛恨,像一記耳光打在臉上一般。我聽著有種說不出的興奮。

朋友L是註冊會計師,在珠海一家大公司上班。一個博覽會上,他偶遇了一位房地產老闆。

這位老闆不知從哪打聽到L的財務專業厲害,於是想盡千方百計把L挖到自己的公司做財務總監。

其實,那位老闆是有目的的,他是想讓L在帳目上做手腳。而L恪守職業操守,只按原則做事。慢慢的,二

人的關係就像離開火爐的水---------越來越冷。L最終提出辭職,老闆痛快簽字,臨別露出一臉不屑:

「你也不怎麼樣嘛!」L冷冷地留下一句話: 「橘生南方為橘,橘生北方為枳。」

看過一位作家寫過的一篇文章,述說自己曾經在小城找工作的種種窘境。她從一位伯伯家(她父親的朋友)出來,

如喪家之犬,失魂落魄,心裡結了冰,不知道應該去哪裡。

後來,她去了省城。用她的話說, 就像隨手抽中的一根簽,上面卻寫著「上上大吉」,生活得順風順水。

當編輯,結婚,買房,生子,人際關係簡單到可以忽略,那裡似乎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座城市。

其實,哪裡有什麼上上簽,不過是對的人放到了對的環境中而已。

可現實中,更多的人是一直待在一個不適合的環境中,哪怕是步步艱難,過著身心俱疲、暗無天日的日子,

也不願離開熟悉的地方。正如張愛玲所說,像是在長凳上睡覺,抱怨著抱怨著也就睡著了。

而肉體是每個人的神殿,不管在那裡供奉什麼,它都應該更美麗更燦爛。把自己放在最合適的地方,讓

身心愉悅,閃爍光芒,才是對自己做的最大功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