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女子突遇交通事故成「植物人」,4月后突然肚子變大「生下一子后」奇跡蘇醒,2歲兒嚼食反哺:愛喚醒了生命

安妮 2022/05/12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一戶人家里,一個2歲多的小男孩正跪坐在臥室的床上咀嚼果子,口對口地喂著自己的媽媽。

小男孩名叫天賜,他的媽媽曾經以植物人的狀態昏睡了兩年多。

小小的天賜,早已習慣了這樣照顧自己的媽媽。

然而令人驚奇的是,天賜竟然是在母親張榮香在深度昏迷中生下來的孩子。

張榮香作為一個植物人,是在丈夫和兒子的呼喚下,才日漸蘇醒并康復起來的。

眾所周知的是,植物人確實也有醒來的案例,但這部分患者是極少數。

現代醫學能鑒定植物人的狀態,卻無法喚醒植物人的意識。

哪怕再有錢,再能享受到足夠好的醫療條件,都無濟于事。

但沭陽縣的這位植物人媽媽不但生下了兒子,而且還在兒子的呼喚下恢復了意識。

這一系列的變化難免太過于「反常識」。

張榮香為何會成為植物人?又是如何恢復意志的呢?

這要從2010年12月1日說起。

這一天對高德金一家來說,是個不幸的日子。

那天,高德金的妻子張榮香想帶著自己的小女兒回娘家走一趟。

一大早,高德金收拾完畢以后,打算用三輪車送母女倆。

當他們準備過一個十字路口時,一輛從東向西疾馳而來的小車和他們撞了個滿懷。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由于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夫妻二人一點兒防備都沒有。

一瞬間,高德金和張榮香因為小車的沖擊力,都被甩出了車外。

小女兒因為母親張榮香護著,只是受了輕微皮肉傷。

高德金、張榮香夫妻二人則被重重地s到了地上,當場昏迷。

等高德金再醒來時,發現自己早已躺在醫院里。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經過診斷,高德金的肋骨、鎖骨、腿骨骨折,全身擦傷無數,說他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都不為過。

但此時的高德金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安危,一心只想知道現在妻子的情況怎麼樣。

他向家里人詢問妻子的情況,但大家好像事先約好了一樣,支支吾吾,含糊其辭,只是勸他先養好身體再說。

高德金本能地意識到妻子的處境很危險,甚至有可能已經不在人世。

高德金越想越后怕,直接找到了他的主治醫生。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在他的再三懇求下,醫生告訴他,張榮香的情況很不樂觀。

經過六七個小時的手術搶救,張榮香的命是留住了,但因為大腦受傷嚴重,陷入了深度昏迷,活下來的幾率極低,低到只有7%。

醫生說,即便三個月之內她能熬過去,也可能只是留有一口氣在,將以植物人的狀態度過余生。

聽完醫生這麼說,高德金心里如釋重負。

他很慶幸,最起碼他的妻子還活著,最起碼他的家還在,最起碼他17歲的大女兒高云和兩歲的小女兒還有媽媽。

至于三個月后結果如何,就等到三個月后再見分曉。

他當下唯一看重的是,他要怎麼做才能將妻子的命留住。

他告訴家里人,他要不惜一切代價,哪怕砸鍋賣鐵,都要把妻子救活。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但在高德金身上,大家看到了一個丈夫應該有的責任和擔當。

事情發生后,眾人都不約而同地認為,只要有高德金這個「主心骨」在,高家就一定會挺過這次災難。

君子一諾,重如千金,高德金說到做到。

自入院以來,夫妻二人的手術費、醫藥費、住院費等等,一大筆的費用和開銷,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逐漸吃緊,不堪重負。

高德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決定自己辦理出院,不再治療。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在高德金看來,自己并沒有傷到要害部位,而且手術也已經做過了,死是死不了的,至于后續的康復,慢慢就會恢復,省下來的錢就可以全用在妻子身上。

剛開始,家里人并不支持他做出這樣的決定。

要知道他身上也有多處骨折,還有水腫沒有消除。

眼下他不過才接受了三天的治療,如果現在放棄治療的話,很可能會影響他后續的恢復。

奈何高德金心意已決,任憑眾人再怎麼勸說,都不改變自己的決定眾人也只能隨他去了。

從此,高德金每天拄著拐杖守在妻子病床前,悉心照料。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正如醫生所預料到的一樣,張榮香的狀態并不理想。

因為她的腦部損傷過于嚴重,病情時好時壞,時常會出現突發狀況,每一次都是危及生命的大事。

張榮香每出一次狀況,高德金就會收到一份病危通知書。

每收到一份通知書,高德金的心就會顫抖一次。

如此反反復復數次,到最后,高德金著實也日漸消沉。

他經歷多少次痛苦沒有關系,他只愿妻子能夠堅持下去。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眼看著3個月的危險期到了盡頭,就在高德金一家人準備接妻子出院的時候,意外又出現了。

三個月的最后一天,張榮香突然渾身抽搐,醫生對其進行了緊急搶救。

對于這種極為頻繁的突發狀況,醫生直言也沒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了,只能是大家各自的本分,同時也讓家里人做好心理準備。

「或許這一天真的到吧。」

高德金心里哀嘆道,他的心早就冰到了谷底,臉上卻出奇地鎮定,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出來他心里的慌亂和悲涼。

家里的其他人也料想到了張榮香這次的結局,甚至張榮香的家人把壽衣都買好了,大家都覺得張榮香撐不過這次了。

一個多小時的緊急搶救終于結束了。

不知道是上天看這個男人可憐還是怎麼回事,張榮香竟然挺過來了。

與此同時,醫生還告訴了他一個至今回憶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奇跡——張榮香懷孕了!

一個植物人竟然懷孕了!這任誰聽起來都會驚掉下巴。

高德金稍作鎮定后,醫生告訴他,在搶救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張榮香的肚子比平時大了一些。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他們本以為是尿潴留,或者是肚子里有什麼其他病變之類的。

為了確認情況,醫生對張榮香的肚子做了B超。

一做,竟然發現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一個胎兒!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個至今已經昏迷了整整三個月的植物人,怎麼可能懷得了孕呢?

醫生跟根據胎兒的B超信息,大致確認了孩子的狀態。

這個孩子,其實在他們出交通事故以前,張榮香就懷上了。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但是由于當時懷孕天數過短,張榮香也沒有什麼妊娠反應,夫妻二人也沒有意識到肚子里已經孕育了一個小生命。

隨即,醫生也告訴他們,這個孩子無疑會給身體已經遭受重創的張榮香,帶來更大的危險性。

從醫生的角度來說,他們建議終止妊娠,也就是把孩子拿掉。

其一,張榮香在治療過程中使用了大量的藥物,多多少少對胎兒有影響。

其二,張榮香剛剛度過危險期,命是保住了,但醒過來的幾率也很小。

正常人懷胎十月都要經受多重磨難,而一個植物人又要如何熬過這十個月生下這個孩子呢?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醫生的這些顧慮,正是高德金所擔心的。

但隨后產科醫生又告訴他,現在終止妊娠其實也有很大的風險。

張榮香年紀也不小了,而且身體虛弱,一旦終止妊娠的過程中出現意外,很有可能會導致張榮香再遇險境。

留下有風險,不留也有風險,到底該怎麼選擇才是最合適的?

一時間,高德金沒了主意。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他的大女兒高云說,這個孩子很可能是一個希望的火種。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媽媽經歷了那麼嚴重的交通事故,這個小生命都沒有流掉,說不定他對媽媽來說是一份老天饋贈的禮物。

說不定,這個小生命出生的時候,媽媽就醒來了呢?高云說,媽媽肯定也不希望把孩子流掉。

高云還向父親高德金承諾,她要代替媽媽來照顧這個即將出生的小生命。

聽到女兒這麼說,高德金一時竟無語凝噎,只是拼命地含淚點頭。

他決定拼一把,留下這個孩子。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張榮香當下已經度過了危險期,在醫院一直住著,費用過于昂貴。

高德金和女兒商量后,決定把妻子帶回家生活。

碰巧當時高德金的家在拆遷,無奈他們只能搬到鎮上去借住。

遭人嫌棄被人趕出來的時候,高德金一家甚至一度只能住在車庫里。

面對這些困境,父女二人從來不曾覺得委屈,他們唯一期盼的就是張榮香能盡快醒過來,肚子里的孩子能健康平安地出生。

平時,父女二人會在床邊陪她說很多話,希望能夠喚起她沉睡的意識。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張榮香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了,但她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對外界的反應僅是喂飯的時候可以吞咽。

一天,高云在給母親清理的時候,發現母親的身下濕了一大片。

高云意識到,母親可能要生孩子了。

她趕緊給父親打了電話,隨后,父女二人將張榮香送到了醫院。

經過醫生短暫的檢查后,確認張榮香確實是即將生產了。

隨即,張榮香被推進了手術室。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手術后,守候在外的高德金和高云聽到了一個讓他們喜極而泣的消息——母子平安,而且小嬰兒的健康狀況一切良好。

圖片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連醫生都忍不住感嘆這屬實是個奇跡,從業生涯中能得幾回見?

對于高德金來說,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上天給他關了一扇門,卻為他開了一扇窗。

回家后,高德金給兒子起名為天賜,寓意為上天賜給他們的禮物。

這下,父女二人的責任更重了。

他們不但要照顧兩歲的小女兒,要經常給張榮香翻身,擦拭身體,還要照顧剛出生的小嬰兒。

尤其是大女兒高云,她每天忙得像個陀螺一樣。

但即便如此,她也從來半句怨言。

閑暇時分,她還會趴在媽媽趙榮香的耳邊和她說說話,讓她知道家里現在發生了什麼事。

她也經常會把弟弟高天賜帶到媽媽身邊,讓他趴在媽媽耳邊輕聲呼喚,多和媽媽交流。

一天,高德金正在給張榮香喂喂飯,不由感嘆:老婆,你到底多久才會好啊?

誰知耳邊突然傳來微弱的聲音: 「我好了。」

高德金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再三確認后,發現這句話確實是妻子說的。

他趕緊把女兒叫到了床邊,女兒觀察了一會兒后,哭著拼命點頭說,是媽媽說的,媽媽確實醒了。

這一天,他們等了太久了——是高德金的長情,兒女的愛喚醒了沉睡的植物人媽媽。

張榮香醒過來后仍然不能下床活動,但這對高德金父女來說足夠了。

總的來說,張榮香的意識恢復得很快。

現在的她在吃飯上,基本上不需要高德金怎麼費事,平時也能和家里人進行簡單的言語交流。

爸爸和姐姐所做的一切,小兒子高天賜都看在眼里。

有時候,他也會趴在媽媽床邊,給媽媽喂一些軟和的水果或者是熟食。

圖|小天賜和媽媽

那些比較硬的食物,他還會咀嚼碎再給媽媽吃。

烏鴉會反哺,小天賜也會。

眨眼間,天賜到了上小學的年紀。

高德金一家作為低保戶,會定時收到補助,再加上當時遇到交通事故打官司,他們也得到了一些賠償款。

靠著這些,自己一家人的生活也還過得去。

在家人的照顧下,張榮香的身體也在逐漸恢復。

圖|小天賜和媽媽在一起笑

家里的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看到這一切,高德金不勝感慨,他很慶幸自己當時沒有放棄妻子,沒有放棄肚子里的這個小生命。

他也感謝女兒對這個家的付出,感恩妻子的堅強。

有人說生命是偉大的,在高德金看來,因為有家人的愛,才讓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也正是因為有了愛,他們一家人才得以穿破重重阻礙,迎來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跡。

2022年2月春節的時候,有記者前去探望高德金一家,發現張榮香的身體比以前恢復得更好了,如今已經能攙扶著墻壁走路,基本的交流也已經不成問題。

衷心祝愿高德金一家生活幸福,祝張榮香早日康復!

-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