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上的符號,代表了你是什麼圈層的人,你的圈子也在嫌你窮

圆圆 2020/11/20 #情比金堅 我要評論

圈子的形成往往都是不聲不響的,在圈子裡的人不知不覺就被比較。

有一個問題很經典:窮慣了是一種什麼體驗?特別富有的人又是什麼價值觀?

晚上火鍋店吃火鍋,一群25歲左右時尚男女聊聊我我,席間一女孩坐C位,吃飯也穿戴著名貴的帽子,

尖頭形狀將額頭修得更加寬廣,鼻膩鵝脂,下巴俊秀尖巧。

席間不時以主人翁身份主宰話題方向,其餘人等兩側圍坐,做陪笑狀。 鶯聲燕語中,恍惚以為他們來自豪門,

但是看妝容舉止又全然 不似

所談話題不是胖瘦,就是海報我做的,首飾我挑的,XX原本在美國待了十年最近回來了還沒聚會,

一會兒回酒店適合幹嘛幹嘛等等。

然後,一桌子的東北口音。

如此描述,並無地域歧視在其中,白描講得就是事實求實,人如何表現觀眾就如何觀看,基本上不差分毫。

如今是人人都講究包裝的時代,畢竟尋常黃金理念是不化淡妝的女人是沒有前途的,

不包裝自己的人也是沒有前途的,不噴香水不會穿高跟鞋的女人是沒有前途的……

在此顏值即正義的環境氛圍下,人必須將自己包裝成為與環境相互契合的元素,才能容身其中。

這是混圈子的人都知道的常識,更是圈層區別于尋常的根本。

所以你身上有什麼符號,往往就清晰地代表你是什麼類型和圈層的人。

愛馬仕、名貴首飾、名畫、古董、豪宅、交往的名流類型、股份、在國外的度假別墅和房產、

投資界精英人脈等等令人蠢蠢欲動的物質和人脈資源,都是區隔人群的標準。

《三十而立》裡的顧佳,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中產,到了頂級富豪圈層裡,仍然會因為一個不符合圈層身份段位的包,

而在集體合影中被裁掉。

這種不動聲色的鄙夷和瞧不起,普通人估計神經粗大哈哈一笑而過,但對於躋身頂層的人來說,

一個微小細節就能擊敗所有人,也同樣是一個微小細節就能一敗塗地。

所以,混不進頂層的人,根本無暇關注,或者壓根兒看不懂富豪們彼此私下或公開場合暗戳戳的較量。

而混進了頂層的同學,無奈自己資源不濟,人脈不濟,財富魅力值不濟,卻又機緣湊巧進了這圈子裡,

那不上不下的尷尬,絕對比普通人職場遭遇PUA還來得難過。

當顧佳千辛萬苦刷爆了自己的卡才憑藉一個包混進頂圈,卻發現自己仍然沒有長期戰鬥力,且戰鬥力沒有任何持久性。

真正的現實就擺在眼前:自己的圈子,也在嫌棄自己的窮。到最後,自己也怨恨自己為啥這麼窮。

社會結構就是這麼奇妙,三六九等,圈層永遠存在,而自己在圈層中屬於什麼地位等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更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