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迎春被孫家折磨,賈母一向疼愛孫女,為何冷漠無情不管不問?

小酱 2021/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或問:迎春出嫁中山狼孫家,賈母未出一句勸言,何也?若說祖母對親孫女無婚姻參與權,為何賈寶玉的婚事賈母卻能多番參與?

若立足表面,很容易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賈母疼愛寶玉,遠勝迎春,故而對寶玉婚事處處上心,對迎春的未來隔岸觀火,避而不談。

原著中,對迎春出嫁前賈母的態度是有明確記述的:

因來求親,賈赦見是世交之孫,且人品、家當都相稱和,遂青目擇為東床佳婿。亦曾回明賈母,賈母心中卻不十分趁意,想來攔阻,亦恐不聽。況兒女之事,自有天意。況且她是親父主張,何必出頭多事。為此,只說「知道了」三字,餘不多及。——第79回

賈母覺得迎春的婚事自有其父賈赦做主,自己不好插手,所以就沒有太過理會迎春的親事,迎春卻因此被推進了火坑。

根據迎春的判曲《喜冤家》的描述: 中山狼,無情獸,全不念當日根由。一味的驕奢[淫.蕩]貪還構,覷著那侯門豔質同蒲柳,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歎芳魂豔魄,一載蕩悠悠。

可以看出,迎春嫁進孫家後,如羊入虎口,孫紹祖儼然拿她當青樓女子來「使用」,迎春經受了怎樣的具體折磨,曹雪芹秉承人文情懷,沒有直接寫出,但仍令我等讀者細思極恐。

由此,讀者不免抱有這樣的幻想:如果當時賈母能對迎春的婚事上點心,避免這場婚事,或許迎春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其實細究《紅樓夢》文本,賈母不管迎春的婚事,並非僅僅是因為偏心寶玉,更有一個很現實的因素——榮國府大房、二房之間早已分家。

細窺榮國府內部複雜局面,大房賈赦襲爵,可榮國府實際一把手卻是二房賈政,包括象徵著榮國府顏面的榮禧堂,也被二房佔據,大房賈赦、邢夫人只能住在榮府花園隔斷的另一邊。當然,僅憑如此,還不足以證明已經分家,且看《紅樓夢》第2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冷子興在介紹賈璉、王熙鳳時,曾有這麼一番描述:

冷子興道:「這位璉爺身上現捐的是個同知,也是不喜讀書,于世路上好機變、言談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爺家住著,幫著料理些家務。誰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後,到上下無一人不稱頌他夫人的,璉二爺到推了一射之地。」——第2回

也就是說,王熙鳳、賈璉夫婦乃大房的人,只是在二房這邊負責管理家事,這就暗示了一個事實:大房、二房已經分家,進一步可以推斷:當年分家後,老太太跟了二兒子賈政生活。

大房、二房分家之細節,書中俯拾皆是,比如第65回,小廝興兒向尤二姐、尤三姐介紹王熙鳳時,就曾提到過邢夫人對王熙鳳的態度問題,覺得鳳姐不管自家人,老是替二房衝鋒陷陣,邢夫人心中有些不悅:

興兒道:「遇著有好事,她(王熙鳳)就不等別人去說,她先抓尖兒;或有了不好事,或她自己錯了,她便一縮頭,推到別人身上來,她還在旁邊撥火兒。如今連她正經婆婆大太太都嫌了她,說她‘雀兒揀著旺處飛,黑母雞一窩兒,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張羅’。若不是老太太在頭裡,早叫過她去了。」——第65回

再如第61回「判冤決獄平兒行權」,平兒亦曾規勸鳳姐: 何苦來操這心!得放手時須放手。什麼大不了的事,樂得不施恩呢?依我說,縱在這屋裡操上一百分的心,終究咱們是那邊屋裡去的。沒的結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第61回)

再看第55回,王熙鳳、平兒掰著手指頭算賈家未來的幾項大花費,在論到迎春的婚事時,王熙鳳是這樣說的:

鳳姐兒笑道:「我也慮到這裡,倒也夠了:寶玉和林妹妹,他兩個一娶一嫁,可以使不著官中的錢,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來;二姑娘是大老爺那邊的,也不算,剩了三四個,滿破著每人花上一萬銀子,環哥娶親有限,花上三千兩銀子,不拘哪裡省上一抿子,也就夠了。」——第55回

寶玉、賈環都是二房的人,林黛玉是賈母的人,王熙鳳口中的「剩了三四個,滿破著每人花上一萬銀子」中,一定包含了探春,但明確指出沒有迎春。

這些種種細節都證明了同一件事:榮國府大房、二房業已分家,各過各的。所以王熙鳳作為大房這邊的人,卻為二房殫精竭慮,引起邢夫人的不滿;迎春的嫁妝,也跟榮國府官中無關,即與二房分開算帳,賈母跟著二房這邊生活,自然也跟大房這邊分開了。

只不過大房、二房之間拖泥帶水,王熙鳳、賈璉在二房這邊負責管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辦法,二房這邊,也實在沒有能用的人,賈寶玉、賈環都還是小孩子,探春最初也還小,直到第55回才暫時接手大觀園的局部管理。

但凡賈寶玉長大,再娶了親,王熙鳳的管家權鐵定要被奪,到時候就真的是大房、二房各過各的了。只是因為在《紅樓夢》的背景設置中,大房、二房住得又近,導致從表面看來,貌似兩家還生活在一起,所以我們往往沒有意識到「分家」的現實。

既然分家了,而且賈母還跟了二房,那麼自然對迎春的婚事無法插手太深——大家各過各的,誰也別給誰添堵。賈赦告知賈母,也僅僅是走個流程,賈母不適合在迎春婚事這個問題上有太多發言權,賈母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想的是「想來攔勸,亦恐不聽」——賈赦完全可以拒絕住在兄弟家的母親的建議。

對于迎春的婚事,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規矩,賈赦還真是唯一能拍板的那個人,邢夫人只會唯賈赦之命是從,所以迎春嫁給孫紹祖,是不可避免的一個悲劇。

迎春出嫁後遭夫家折磨,這就更不用說了,一方面王夫人層層攔阻,不讓賈母知道,另一方面,即便賈母知道了,也無非像王夫人一樣,同情迎春一番,又安慰式地想著:小夫妻吵架打罵是難免的事,以後慢慢就會好的,這就是那個時代已婚女性的生活常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