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老人感慨:一場大病,讓我看清一直被嫌棄妻子的真面目

团团 2020/11/09 #情比金堅 我要評論

一,導語

都說老來伴,老來伴,少年夫妻老來伴。

在傳統的觀念中,找一個與自己相伴相行的伴侶,就是為了在老年的時候,兩個人依然能夠相扶相攜的、相互照應的走完自己的餘生,畢竟在人生的漫漫旅途中,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前行,真的太難了。

但是,並不是每一段愛情都是美好的,不是每一對夫妻都能夠相濡以沫的,很多時候,我們不得不面對婚姻的雞零狗碎、不得不面對與伴侶不合的尷尬處境。

有的人,不堪忍受婚姻的瑣碎與不堪,提出離婚;而有的人,在婚姻裡忍辱負重,為了維護完整的家庭而忍氣吞聲。

後者的這種婚姻模式,在老一輩的婚姻觀裡比較常見。

那個時候,大部分女人從經濟方面依賴男人,即使丈夫不知道心疼妻子,妻子也會處處討好丈夫;哪怕丈夫滿臉嫌棄,配偶仍會不離不棄。

二,真實案例

講述者:周大強,69

01

我叫周大強,今年虛歲69,已在床上躺了一年多。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改變最多的是我的心態,簡直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跟妻子一共生了四個孩子,前三個是女兒,最後一個是兒子。長期以來,都是妻子照顧家和孩子,我打工掙錢養活她們。

說到我的妻子,這讓我想起我們那麼多年來的日常生活。

我一直以為,她不是我的良配,甚至可以這麼說,我是嫌棄她的,還是處處嫌棄。

她的性格總是溫吞吞的,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只知道說一些沒用的廢話,而且關於我的事,她還時不時地插嘴。

對於這一切,我特別討厭,從我的眼神和說話裡,都充滿了不屑。但她卻看不出我的不耐煩,該怎麼做還怎麼做,不會因為我的討厭而有所改變。

02

對於孩子的管教,都有她來負責。

因為我要早起貪黑掙錢,但她會經常跟我說哪個孩子上學怎麼樣?會不遲到、有沒有被老師訓等等,這些無關痛癢的小事。

我就覺得——我整天沒白沒夜地幹活,掙錢給你們吃、給你們喝,哪有那麼多閒工夫聽你囉嗦。所以,每當說這些的時候,我都愛答不理。

有時候,我越看她越煩,也總是各種找茬。例如:我會嫌她沒把孩子教育好,家裡的衛生沒打掃乾淨,嫌她不掙錢只知道花錢……

但不管我怎麼找茬或冷戰,她都不會與我計較,該幹嘛幹嘛。

看她逆來順受的樣子,我討厭到了極點,甚至,每天都會訓斥她幾句,不是嫌飯太鹹了,就是嫌她做飯慢,這就是幾十年來的日常生活,沒有哪一天是開開心心度過的。

幾十年如一日的枯燥和嫌棄,成了我們夫妻相處的特殊模式,如果沒有那次意外,我們或許一直會這麼生活下去。

03

直到前年的某天下午,我在喂豬,因為一直小豬跑到了外邊,我就著急跨過豬欄,可在這個時候,竟然兩眼一黑、嘴角抽搐,然後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事後,女兒告訴我,我得了腦血栓,已經度過危險期,讓我千萬別有大的情緒波動。

出院之後回到家,大多數時候,我只能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或許,到了老婆開始嫌棄我的時候了,因為我已經是廢人一個了。

但她的做法,卻恰恰相反。生活上,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為了保持衛生、不生痔瘡,給我不斷地擦身和洗澡,半夜給我換尿布,從來都是細心周到,沒有半點嫌棄……

她知道我不能出去隨便走了,心裡容易有失落感,她就把周圍鄰里發生的趣事,以風趣幽默的形式講給我聽。

04

她不但要照顧我,還要上地幹活、喂豬喂羊,所有的擔子壓到她一個人身上。

別人的六十九歲,就開始享受晚年生活、頤養千年了,而她的六十九歲,卻任勞任怨、不辭勞苦地撐起了我的世界,也撐起了這個家。

數月後,當我腿腳能挪動的時候,她又開始張羅扶著我一點一點的鍛煉。

在她不厭其煩的鼓勵下,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簡單的動作,在我的堅持不懈下,終於可以拄著拐杖挪步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更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