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婿辭世臨危接班!昔日女籃隊長「嚴陳莉蓮」被酸60年沒成功,不當貴婦成「強悍女掌門」大動作快刀「瘦身」,低迷士氣全掃光

安妮 2022/06/14 檢舉 我要評論

去年巨虧244.65億元,減資36.4%,巨虧風暴過后,人們都在關注,台灣第一大汽車制造集團——裕隆今年有機會谷底翻升?

不愧是昔日籃球場上「小辣椒」,夫婿辭世、臨危接班的嚴陳莉蓮,依舊是那種恨勁,「快刀瘦身」,抖落裕隆身上沉重的財務包袱,期待再現丈夫「反敗為勝」的榮光。

強悍女掌門快刀「瘦身」

納智捷品牌

盡管去年巨虧,然台灣第一大汽車制造集團「裕隆」公司治理依舊獲得肯定。

台灣汽車制造龍頭裕隆集團,旗下有三大主要版圖,亦稱「裕隆三寶」,且均在大陸有投資,橫跨兩岸。「裕隆三寶」分別為「裕隆汽車」、「裕隆日產」、「中華汽車」。

其中,裕隆汽車在臺內,生產銷售納智捷品牌,在大陸產業就是東風裕隆。裕隆日產在島內今年預計銷售3.5萬輛,東風日產預計銷售127萬輛,這個板塊旗下「東風日產」也是裕隆集團在大陸的「金雞母」。另外,中華汽車除島內生產外,在大陸2020年有兩大運營目標:福建奔馳汽車,預計銷售2-3萬輛,東南汽車預計銷售3-5萬輛。

裕隆集團舉辦的「想念凱泰執行長音樂會」

2019年12月3日,是裕隆集團前董事長嚴凱泰逝世一周年,集團在總部圓頂劇場舉辦「想念凱泰執行長音樂會」。嚴凱泰遺孀、裕隆集團董事長嚴陳莉蓮也特別獻唱。

2018年12月3日,嚴凱泰因驟逝,享年54歲,離世前留下13字遺言:「一切從簡,請大家讓我安靜地走。」嚴凱泰,有裕隆集團「少主中興」之美譽,承繼父輩使命,一心要打造國產車,他說:「把生命跟納智捷劃等號!不會停。」

夫婿辭世,夫人陳莉蓮臨危受命,冥冥之中,這也是她和婆婆吳舜文同樣的宿命。1981年嚴凱泰的父親嚴慶齡辭世,當年嚴凱泰才16歲,是他母親吳舜文勇挑重擔,撐起一片天。吳舜文到90歲時還在上班,她領導的裕隆系企業,名列台灣十大企業之中,她曾是台灣最有錢的女人。

吳舜文逝世于2008年,此前,她已交棒予獨子嚴凱泰。 裕隆嚴氏家族雖「富過三代」,卻是人丁不旺,到嚴凱泰這里已是「三代單傳」。嚴凱泰40歲那年,女兒出生,50歲那年,兒子出世。對于陳莉蓮來說,她要撫養幼子,又要掌舵家族旗下龐大產業,家庭、事業一肩扛,其壓力絲毫不遜于婆婆吳舜文當年。

陳莉蓮(中)和前裕隆董事長嚴凱泰(右)、前副執行長陳國榮(左)

前裕隆董事長嚴凱泰辭世后,妻子嚴陳莉蓮臨危接棒,其首要任務就是整頓集團財務,且以納智捷相關為主。

裕隆集團總部

裕隆認為,通過對資本的調整,將轉型「輕資產」模式,整體營運會更健康。另據上月中旬《工商時報》報道,「東風裕隆」兩大股東東風和裕隆意見漸趨一致,下一步有意讓裕隆自主品牌納智捷退出大陸市場。

裕隆集團董事長嚴陳莉蓮

夫婿辭世,留下裕隆集團這個大攤子,然大歸大,陳年包袱也大,比如納智捷、裕隆城就是「難兄難弟」大投資。嚴陳莉蓮敢于拿出年輕時打籃球「小辣椒」那狠勁,快刀斬亂麻,提列244.65億巨虧,使人刮目相看。

納智捷品牌,是丈夫、前董事長嚴凱泰用生命博取的自有品牌,他曾說:「 做品牌汽車,是我的使命。不做,我會仰愧于天、俯怍于地!」不過,如何扶植納智捷長大,在車市競爭如此激烈的當下,是個相當燒腦的事情。

納智捷也好,在新店投資的裕隆城也好,事實上是二個欲壑難填「大錢坑」,資金出多進少,也不知道要填上多少錢才見到賺錢那一天。當時丈夫嚴凱泰發展自主品牌立意雖好,但時空背景不同,「時不我與」,先求「瘦身」,以后在尋求合作伙伴,謀求續命。

嚴陳莉蓮

嚴陳莉蓮拆解納智捷、裕隆城這兩個未爆彈,用的是直接亮出減資底牌,干脆利落,雖暫時無法跨入坦途,輕資產運作也待檢驗,但也利空出盡。

當然了,嚴陳莉蓮對集團整頓也是多舉并出,此次首度資產減值,意圖改善財務結構,提升凈值及獲利。自她接棒以來,也祭出一連串的動作,比如去年1月整頓企業組織架構,將旗下190家公司劃分為汽車、紡織、房地產、金融等四大事業體。

2019年9月,她又喊停對裕隆城的開發,同時,又將裕隆集團的研發中心——華創車電從新店遷移至苗栗三義,和工廠合一,提升溝通效率,并提出自有品牌納智捷輕資產運營模式。今年2月,又聯手郭臺銘的鴻海公司,創辦合資公司共同推動汽車整車研發設計、開放平臺共用化及生態。

總之,嚴陳莉蓮的一系列動作,對于大陸那些擴張過度的企業來說,如何解決「瘦身健體」等均有借鑒意義。一個企業運作特別是大企業集團運轉,難免會磕磕碰碰,面對危情處置,一是反應要快速,二是處置要勇敢,有時也須敢于「動刀子」,斷舍離。

冠夫姓「嚴」那一刻,不當貴婦當強悍女掌門人

嚴陳莉蓮

一年零七個月過去了,從一個在家相夫教子的貴婦,變為資產4000多億女掌門,嚴陳莉蓮帶領集團已挺過最困難的時刻,在期間她大舉變革,抽刀瘦身,穩住企業生長命脈,也讓外界徹底見證這個裕隆第4任掌門人的能耐。

2018年12月3日,夫婿嚴凱泰病逝,嚴陳莉蓮隨即發出給員工的公開信,并在署名冠上夫姓以穩軍心。從陳莉蓮變為嚴陳莉蓮,多個「嚴」字,對于她來說,這是一個未來滿是荊棘路的抉擇,貴婦和女企業家身份只能擇一,她和當年婆婆嚴吳舜文一樣都選擇了后者,舍棄安逸生活。

也許,不服輸的個性,是她早期籃球隊長所養成的運動員精神。

接班一年多以來,從她能有條理地整頓旗下龐大企業,勇于廣納建言,懂得帶人要帶心,似乎從她身上,又重現當年裕隆第2任掌門人嚴吳舜文相同的企業家特質:特別嚴謹、會多聽、多思考,敢決斷。

2004年,嚴凱泰(左)陪同母親吳舜文(左)參觀臺北車展

也許冥冥之中皆有定數,裕隆嚴氏家族二代人的媳婦,均走上同樣的軌跡,婆婆嚴吳舜文和嚴陳莉蓮皆因丈夫過世,臨危接班,并分別成為裕隆第二、四任掌門人,第三任掌門人是他的夫婿嚴凱泰,這樣獨特的傳承現象,在海峽兩岸企業界是少見的。

裕隆嚴家和遠東徐家,均是1949年代遷移台灣的「江浙系財團」勢力,且均已「富過三代」,在一種特殊歷史背景下延續至今的大財團。嚴凱泰家族,是上海人,滬西嚴家宅人,祖籍江蘇吳縣。上海武康路212號洋房,就是嚴凱泰祖父、民族實業家嚴裕棠的舊居。

1902年,嚴裕棠籌款7000兩紋銀辦廠,即舊社會著名企業——上海大隆機器廠。1949年時局大變前夕,嚴裕棠離開上海,赴香港發展。嚴凱泰的父親嚴慶齡,是嚴裕棠第五子,早于1948年,嚴慶齡攜妻子吳舜文踏上了台灣,嚴慶齡是德國機械工程博士,一直想在汽車制造業上有所作為,那時寶島台灣在汽車業是「一窮二白」。

嚴凱泰的母親吳舜文,生于1913年12月,祖籍江蘇武進,上海圣約翰大學文學系畢業,1955年又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文學碩士,她出身蘇南紡織世家,他的父親吳鏡淵,是中華書局的創始人。

台灣第一大紡織公司「臺元紡織」,就是她和丈夫創辦的,連「臺元」廠名都是她起的。上世紀50年代,吳舜文與丈夫創辦裕隆汽車,那時大家都不看好,說他們是「一個愚蠢的舉動」。1956年,裕隆生產出第一輛吉普車,后來還生產「青鳥」牌轎車和摩托車,美國《時代》周刊說,吳舜文是「台灣的福特」。

嚴慶齡、吳舜文夫婦

當時,獨子嚴凱泰才16歲,有人以為孤兒寡母,撐不起那個家業,勸她賣掉裕隆,但吳舜文一口謝絕:「這是丈夫辛苦創辦的事業,我是不會賣掉的!」

只要我有一支燭光,能照亮黑暗,就有希望!」這是嚴吳舜文這位92歲才退休的女企業家說過的話。上世紀80年代,裕隆是台灣第四大私營企業,生產的速利汽車及旅行車,占據臺產汽車市場42%份額。嚴吳舜文曾被評為「台灣十大企業家」,她生前是台灣最有錢的女人。

嚴凱泰是家中單丁,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從小被父母視為惟一接班人,14歲被送到美國讀書,直到24歲才奉母命歸來接棒。嚴凱泰說,他自己感覺童年并不快樂,一直被接受嚴格的教育,壓力之大令他苦不堪言。

陳莉蓮與婆婆吳舜文

作為裕隆第3任接班人,嚴凱泰與其說子承父業,不如說子承母業。嚴凱泰與陳莉蓮夫婦,育有一子一女,長女Michelle生于2005年,獨子John生于2015年,假如John長大后有望成為接班人,那他也有可能和父親一樣,也可能是子承母業。

同樣的人生際遇,如此神奇地發生在同一個家族企業,堪稱傳奇!如今,外界更關注的是,陳莉蓮會不會超越她的婆婆吳舜文,將超越70年的裕隆帶進另一座事業巔峰?

3年半之前,「納智捷之父」、前裕隆集團董事長兼執行長嚴凱泰已發現得了癌癥,曾一度好轉,瘦了一大圈的他依舊四處跑。嚴凱泰曾對人開玩笑說,「我還活得好好的,沒死。」

嚴凱泰非常注重自己的儀容,以前被人稱為「愛漂亮的裕隆少主」。當年女兒Michelle才4歲時,說一句「爸爸不要再抽煙」,嚴凱泰因此戒掉20多年煙癮。為了時刻提醒自己,他請母親嚴吳舜文寫一副書法掛在辦公室:「 不見棺材不流淚,不到黃河心不死。

盡管平常注重養生,少吃油,肉也只吃牛肉,但他終是不敵病魔,英年過世,他給妻子留下的最放心不下的「孩子」——自主品牌納智捷,尚嗷嗷待哺。

嚴凱泰、陳莉蓮夫婦和女兒Michelle

嚴凱泰說:「我的生命是和納智捷畫上等號的。」他癌癥復發轉移后,陳莉蓮已逐步參與到企業。汽車產業,被很多人認為的男人的天地,一個女人扛起重擔,確實很難。丈夫先走一步,子女尚小,她沒有逃避空間,沒有任何退縮余地,當然也沒有太多的選擇!

曾是女籃隊長的陳莉蓮,如今依舊有當年球場上的霸氣。嚴凱泰與陳莉蓮二人,都有相同的興趣,那就是打籃球,也因籃球結緣。

1979年,讀陽明國中時的陳莉蓮,被選進國中女子籃球代表隊,參加過國際青年籃球邀請賽。高中時,陳莉蓮又被選入亞青選手,后成為台灣女籃「國手」。1986年,她參加在莫斯科舉辦的第10屆莫斯科世界杯女籃賽。

1989年,裕隆與台灣「國產汽車」分家,24歲的嚴凱泰奉母命從海外回臺接班,同年與妻子陳莉蓮結婚。陳莉蓮后來說,她與嚴凱泰其實是「吵架認識的」。

嚴凱泰、陳莉蓮夫婦

19歲時,身為裕隆「少東家」的嚴凱泰,和好朋友因無聊跑到臺元女籃打球,臺元女籃是嚴凱泰家族旗下「臺元紡織」辦的球隊,陳莉蓮是女隊長。

午休時間,嚴凱泰想邀請女籃隊一起打球,陳莉蓮當時和女隊友都非常生氣。教練知道「少東家」要打球,當即叫起正在休息的女隊員,這下子惹火了隊長陳莉蓮。

陳莉蓮斥責嚴凱泰:「這個小老板來了,要陪你打球,真是的,我們早上練的很辛苦耶!」挨罵的嚴凱泰,一臉委屈,他只是想來一起打球,也沒提什麼「特殊」要求呀!更沒仗著小老板的身份耍特權呀!

性子直爽的陳莉蓮,后來發現得罪小老板,她追了出去。。。。。。自此,兩人由吵架到相識再變相交,她也因吵架「誤入」豪門。

婚后,陳莉蓮自然離開了女籃隊,不過她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熱愛。一直以來,她仍擔任裕隆男籃及臺元女籃領隊職務,每逢比賽,她經常與丈夫嚴凱泰到球場為自己的球員加油打氣。

裕隆嚴氏家族「富過三代」,卻一直有個遺憾,從婆婆吳舜文到陳莉蓮,嚴家的女人都是「會生錢少生子」,人丁不旺。陳莉蓮生下女兒Michelle時,丈夫嚴凱泰「四十不惑」,終于盼來獨子John,嚴凱泰已到了「五十知天命」之年。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