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間,青樓女一旦提出「定情」,男子們離著破財也就不遠了

雨夕 2022/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娛樂先知,致力於分享國內外各種新奇有趣的人和事,和我一起探索吧!

 

世人常問:妓女亦有情乎?答案是:自然有情。要不然古代說部類作品中也不會有諸如董香君、蘇小小、柳如是、杜十娘、董小宛這些有情妓女與多情才郎的愛情故事。奈何,故事之所以是故事,不免要加入大量戲說成分,自然也就不那麼真實了。

那麼,真實又該如何真實?答案不外乎四個字——虛情假意。不信,且看一段民國《申報》中所寫的真實案例,從中可一窺妓女是如何借「情愛」兩字,施展「丁娘十索」的高明手段。諸位看官若有興致,且往下一觀。

話說過去年月,妓女對付嫖客,大抵兩種手段。其一,倘不知嫖客的來歷,而那人又是個「急色兒」的,妓女就要施展「嬌嗲媚術」,索要「纏頭」,而後才以色身相示。

那位要問:「何為「纏頭」?」漢語詞語中解釋為:古代藝人將錦帛纏在頭上作裝飾,故得名「纏頭」。但這兩個字到了妓家,其意就變成了嫖客付給妓女的報酬。實則早在唐代,這個詞彙就已經出現,當時指的是妓家的收入。京劇《玉堂春》中,「起解」一折,蘇淮名妓蘇三有一段「西皮慢板」,唱詞如下:

「玉堂春,含悲淚,忙往前進。想起了,當年事,好不傷情。每日裡,在院中,纏頭似錦。到如今,只落得,罪衣罪裙。」

這裡面的「纏頭似錦」,意思是說她的收入很高。有多高呢?蘇三後來在受審時,又有幾段唱。唱詞如下:

「初見面銀子三百兩,吃一杯香茶就動身。公子二次把院進,隨帶來三萬六千銀。在院中未到一年整,三萬六千銀一概化了灰塵。」

各位,看看吧,第一次見面就要三百兩雪花白銀,連手指頭都不讓碰一下,頂多喝碗茶水就要抬腳走人。二次再來,隨身攜帶白銀三萬六千兩,包下蘇三不到一年,這些銀子就全部花完了。粗略計算,平均每天付費在一百兩銀子以上。我滴個乖乖呦,都說錢不是萬能的,可沒錢卻又是萬萬不能的,甭管嘛年頭,沒錢行麼?

言歸正傳,妓家女子閱人無數,功法老練,只需察言觀色,聽聲聽音,就能大致悟出嫖客的來歷,是不是伙夫裝大款,有沒有「纏頭」可賺,她們大抵都能猜出個大概齊。

其一不知底細,全憑猜測。其二可就大不一樣了,倘深知嫖客是個有錢大爺,則設法將其迷惑,隨後與其「定情」,待其上鉤之後,立即施展「丁娘十索」的手段。而那些沉浸在愛河蜜海中的傻老爺們兒,昏昏沉沉頭腦不清,任那些女子們無度索取,自然不在話下。一旦幡然醒悟,從醉夢中清醒過來,錢財早已被拿走大半,只能打落牙齒腹中咽,大口大口地嚼黃連卻不能叫苦。

那位或許又要問了:「有錢人不少,挨騙的也不少,難道就沒有一個明白人麼?」

非也,自然也有明白人。倘若遇到一個「定情」之後,又十分吝嗇的嫖客,姑娘們也有辦法掏出他們兜裡的票子。

說到這裡,就該進入正文了。民國二十二年,有個在上海灘開辦布料行的經理,就讓妓女給他好好地上了一堂課。這位經理姓程,名字不提,只叫他程經理也就是了。程經理是無錫人,隨父兄來滬開公司做買賣,他有貌有才又有錢,平時還有閑,「潘驢鄧小閑」吸引女人的五大要素,他一人基本上都占全了。

有錢有閑,自然少不了出入秦樓楚館,此乃男兒本色,又是人之常情,故而各位正在看「大獅」陋文的姐姐妹妹們大可不必咬牙切齒。程經理喜好尋花問柳,但為人十分摳門吝嗇,他眷戀一個名叫「麗麗」的名妓,大有愛不釋手之勢。這個麗麗還真是人如其名,妙齡麗人,豔色非凡,把個程經理稀罕得不行不行的。

麗麗年紀不大,卻是個情場老手,得知程經理有錢,自然不能輕易放過,施展勾魂之術,很快就騙得程經理與之「定情」。當然,這個「定情」並非給她贖身,也並非娶她為妻,而是妓家慣用的一個套路,即「假結婚」。兩人「定情」之後,就可以以夫妻相稱,以滿足那些有錢大爺想要體驗一把「露水夫妻」偷偷摸摸的癖好。這個套路,正應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這句經典名言。

程經理與麗麗「定情」之後,摳門的勁頭越發表現得淋漓盡致,遇到妓家「燒路頭」之類的花錢時節,他趕緊避而不見。麗麗恨他恨得咬牙切齒,不把他的票子弄到手決不甘休,于是不露聲色,仍對他竭力獻媚,使他陷入愛河而無法自拔。

程經理自以為麗麗真心愛他,更自恃太有魅力,經常在朋友面前誇耀:「麗麗真心對我,她只在乎愛情,而不在乎金錢。」

列位,一旦某個大老爺們兒有了這種天真爛漫的思想,這位離著倒楣也就不遠了。

某日,麗麗乘坐西洋馬車來到程經理的辦公室,邀請他前往張家花園遊玩散心。程經理欣然從命,兩人自中午一直遊園到夕陽西下,這才雙雙同車而歸。

馬車行至三馬路的隆泰珠寶行時,麗麗突然喊停車夫,嬌嗔地對程經理說:「達令,我想進去看看新到的款式,你陪我看看嘛。」

程經理不想給麗麗花錢,頓時面露難色。麗麗拍了拍隨身攜帶的手包,說自己帶了錢,不勞他花費。程經理大喜,立即跟隨麗麗下車,大步進入珠寶行,陪著麗麗看了又看,只看得眼花繚亂。

麗麗一口氣挑了十幾款珠寶首飾,問程經理:「人家戴上好不好看?」程經理含糊應答,說:「只要是麗麗看中的東西,每一樣都好看。」麗麗咯咯笑個不停,對店員說:「這些我全都要了,一定要給我打個折哦」。

店員馬上算賬,合計1200元。麗麗一聽,笑聲戛然而止,粉面也立即冷了下來,程經理急忙問她怎麼了?她對程經理耳語道:「真討厭,人家只帶了200元。達令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上海灘的富太太們誰不愛這些亮閃閃的東西,我今天要是不能買下,明天一定會被別人買走。我的好達令,請你為我擔保,我回去後立即叫人去銀行取款交還給你,你就信我啦。達令啊……」

麗麗努著小嘴,不停地嗲聲嗲氣地央求程經理。程經理為難地說道:「不是我不相信你,我跟這家店的人素不相識,他們一定不會讓我給你擔保的。」

「達令啊,你就試試嗎,我跟他們說說,他們一定會同意的。」麗麗又撒了一陣嬌,扭臉對店員說:「這裡有200元,你先收下。餘下的1千元,有這位程經理為我擔保,明天早晨一定將餘款送到。這些珠寶,我今天說什麼也要帶走,你也認識我,知道我的脾氣,你要不讓我帶走,往後我再也不照顧你家買賣了。」

店員目視著程經理,程經理只好說道:「我是國華布料行的經理,姓程,你應該聽說過我吧?我願意當麗麗小姐的擔保人,你同意嗎?」

店員極是客氣地說:「程經理的大名,在上海灘如雷貫耳,我怎麼會沒聽說過呢。區區小賬而已,哪敢不信您。請您留下尊寓位址,再在賬單上簽個字就可以了。」

程經理一聽店員可以讓他擔保,也就沒有多想,立即在賬單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並把地址寫在一張紙條上交給店員。

店員收好賬單和紙條,包好首飾,遞交給客人,隨後恭送客人出門。麗麗與程經理乘馬車回到堂子,剛一進屋,麗麗就喊來了專門負責伺候她的姨娘,取出一本存摺,先遞給程經理,讓他看一看上面還有多少錢。程經理一看,尚有餘額5千多。麗麗隨即將存摺交給姨娘,讓她速速到銀行取1千元現鈔回來。

姨娘不悅地說:「也可真會使喚人,你也不看看,這都幾點了?洋人也是人,也不能不歇著,銀行早就關門了,你現在讓我去,不是誠心難為老身我嗎?你把存摺收起來,等明早銀行開了門,我再替大小姐你跑腿。」

麗麗只好悻悻地收回存摺,一臉無辜地望著程經理,可憐兮兮地說:「達令啊,不是我不把錢給你,姨娘也說了,銀行已經關門了,今天就這樣吧,明天我再把錢還給你可以嗎?」

程經理見她情真意切,深信不疑,讓麗麗陪著吃了晚飯,休息一會兒後,離開堂子回了公寓。次日清晨,天剛一亮,珠寶行的店員就登門拜訪,拿出賬單請他把昨天欠下的賬還上。程經理大為光火,質問店員為什麼要讓他還賬?店員恭敬地說:「上面有您的大名,自然要找您歸還,這是千年不變的規矩,您是大買賣人,不會欠我們這種小買賣的錢。」

這時,他的妻子聽到動靜走了出來,程經理不想一大早就跟妻子吵架拌嘴,只好拿出1千元交給店員。悶悶不樂地吃過早飯後,程經理沒有立即去布料行,而是直接去找麗麗。到了堂子之後,姨娘告訴他,法租界的黃大爺出了條子,邀請麗麗到黃公館打茶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放麗麗回來,請程經理少安毋躁。

程經理從上午一直等到午後1時,還不見麗麗回來,只好悻然離開。晚上8時左右,他再次來找麗麗,又等了一個多時辰,麗麗才總算露面了,她如往常那樣招呼程經理,卻絲毫不提還款一事。

程經理耐不住性子,只得催問:「你把錢取回來沒有啊?我早上替你墊付了1千元,那些錢不是我的,是我哥哥放在我那兒,讓我幫他買洋布的,我把他的錢用了,他一定會發脾氣的。麗麗,你快把錢給我吧。」

麗麗把小嘴一撇,順著鼻孔「哼」了一聲,一臉輕蔑地對程經理說:「區區1千元,你當我還不起嗎?你這種‘金剛沙’,還真是‘沙坑’極品唉。」(注:老上海將小氣吝嗇的人蔑稱為「沙坑」,極品吝嗇的人喚作「金剛沙」。)

說罷,麗麗拂袖而去,把一臉沮喪的程經理獨自丟在一旁。程經理只好無精打采地回了家,第二天再來索要,麗麗根本不見他。他剛要發火,堂子的管事人立即出面威脅他,膽敢咋呼,就讓他的醜事見報。程經理知道上海灘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但凡能開得了堂子的人,背後一定有大人物撐腰,他不敢鬧騰,也知道沒法把錢要回來,他只想繼續跟麗麗當「露水夫妻」。哪知麗麗讓姨娘出面打發他,兩人自此恩斷義絕,往後請他不要再來。

程經理懊喪離去,整天悶悶不樂,不得不借酒消愁。酒醉之後,說出緣由,旁人一聽,笑他到了這個時候,仍不知中了他人的圈套。麗麗與珠寶行的店員是一夥的,所購首飾及所付資金,彼此隨即退還。程經理不信,托人打聽,才知真相果真如朋友所說,麗麗和店員同謀,騙了他1千元,麗麗拿大頭800,店員拿小頭200,二八分賬,空手套白狼,只為坑一坑程經理這種「金剛沙」。

程經理後悔莫及,只能自認倒楣,而這種缺心眼兒的貨色,又何止他一個。倒也不能說妓女全都無情,試想,她們本身就是受害者,自然不會有那麼多的同情心,君不見,自古多少青樓女子,為他人付出真心,到頭來終被他人所騙,落了個悲劇收場。將心比心,生出壞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化作「赤練仙子」,報復無情男人,修成五字秘訣——騙你沒商量。所以說,想要與青樓女子談情說愛,還是小心點兒為妙。

 

專注于分享聞新闻明星趣事,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陪你們一起经历人生风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