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賈惜春身世之謎,是賈敬女兒還是賈赦女兒?這事賈府上下都清楚

小酱 2021/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賈惜春不是賈敬生的,而是賈赦的女兒?這個說法最近甚囂塵上,根據就是焦大醉罵 「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所以,很多人拿放大鏡在那尋找到底誰爬灰,誰養小叔子。

于是乎,賈珍與秦可卿「爬灰」被坐實,然後就開始尋找「養小叔子」的。找了一圈發現似乎沒有實證,那就造一個出來,于是賈惜春就成了母親不軌與小叔子賈赦生的女兒。否則為什麼甯國府不養,是賈母派人接過來呢!

對于這種類似的論點,其實不想說對錯。但根據君箋雅侃紅樓的讀書角度,《紅樓夢》很多線索就在問題附近,根本不需要太過費心尋找。

比方焦大醉罵: 「我要往祠堂裡哭太爺去。那裡承望到如今生下這些畜牲來!每日家偷狗戲雞,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我什麼不知道?咱們‘胳膊折了往袖子裡藏’!」

焦大罵人的前提是什麼?他受到了三個委屈。

第一,管家賴二派他大半夜送秦鐘回家,來回幾十裡沒有油水也勞累。焦大罵他不公平 「沒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爺蹺蹺腳,比你的頭還高呢。」

第二,賈蓉見他不像話,吩咐奴才捆了他。他追著賈蓉罵「你爺爺你父親也不敢如此對焦大」,並且威脅「紅刀子進白刀子出」。還不解氣就說「爬灰」,意思是自己媳婦和父親有染不管,你來管我!是典型的醉漢亂罵。

第三,王熙鳳見他沒規矩,忍不住吩咐賈蓉: 「以後還不早打發了這個沒王法的東西!留在這裡豈不是禍害?倘或親友知道了,豈不笑話咱們這樣的人家,連個王法規矩都沒有。」

焦大恨王熙鳳要「打發了他」,見她與小叔子賈寶玉同出同入,舉止親密,就說王熙鳳是在「養小叔子」。

所以脂硯齋 【甲戌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以二句批是段,聊慰石兄。】就是指出賈寶玉無辜遭殃。

「爬灰」另有原因,咱們不說。只說「養小叔子」,不過就是焦大對王熙鳳的辱駡,自己「不守婦德」,還來管我!根本就沒有「養小叔子」這回事。

當然,作者一支筆花開兩朵,「爬灰、養小叔子」,應該也是曹雪芹故意諷刺歷史。

爬灰是諷刺朱棣靖難之役搶了朱允炆的皇位。叔叔睡了侄兒的床(第五回,賈寶玉嬤嬤對秦可卿說話)。

養小叔子是諷刺清初三大宮廷秘史之「太后下嫁案」。指孝莊太后下嫁多爾袞的傳聞。是題外話了。

既然養小叔子是焦大辱駡王熙鳳的話,當然就沒有事實。但是話又說回來,王熙鳳雖然行得正走得正卻也德行有虧。

不久王熙鳳毒設相思局害死賈瑞,雖說是故意,卻也是「引誘」賈瑞一步步走向死亡。二人來往的那些行為和話語,要說「養小叔子」,並不算冤枉王熙鳳!

抽絲剝繭我們就清楚,「養小叔子」與賈赦和賈惜春完全無關。賈赦既不可能與賈珍、賈惜春的母親有染。賈惜春也不可能是他的女兒。原因有兩個。

一,賈珍和賈惜春一母所生,賈珍比惜春大了二十五歲以上。這就使得惜春母親生她時起碼四十歲以上。

高齡產婦難產而死,是惜春生下來母親去世的原因。也是賈敬失去愛妻不理女兒的原因。

賈敬是《紅樓夢》裡唯一沒有提到有妾的男性主子。他與妻子四十多歲產女,證明感情非常好。極可能是一夫一妻。

妻子因生女兒難產,賈敬才會撇家舍業去道觀「胡孱」,不管女兒。

注意冷子興對惜春出身和賈敬去道觀的說法是 「只剩了次子賈敬襲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愛燒丹煉汞,餘者一概不在心上。」「四小姐乃甯府珍爺之胞妹,名喚惜春。」

惜春是賈珍的胞妹,一奶同胞,同父同母錯不了。

賈敬「如今一味好道」,「如今」說的是現在的時間,而非「早年」,證明賈敬去道觀的時間並不長。推測就在妻子生下女兒難產而死以後。

二,賈赦好色、不正經,不表示他不挑食。

王熙鳳轉述賈母的話,說他「左一個小老婆右一個小老婆收在屋裡」,都是年輕的女孩子。

他討要的鴛鴦也不足十八歲。後來買的嫣紅也是只有十七歲。

試問他身邊無數的少年姬妾,為什麼要與四十多歲的老嫂子偷情還生下女兒?要知道女人四十多歲在當年要稱「老身」了!

其實關于惜春的身世,小廝興兒也說得清楚。 「四姑娘小,他正經是珍大爺親妹子,因自幼無母,老太太命太太抱過來養這麼大,也是一位不管事的。」

「正經是珍大爺的親妹子」坐實了惜春是賈敬嫡女沒問題。母親死了,賈母讓王夫人抱養,而不是邢夫人養,也說明沒有問題。惜春的出身,賈母最知道底細。

再有,賈敬死後賈母嚎啕大哭,如果真有這種醜聞,兩家早有嫌隙不可能還那麼親近。賈母也沒臉在侄兒賈敬靈前痛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