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在兒子婚宴打包剩菜,被親家母嘲笑「鄉下人真寒酸」,結賬時老板跑來「恭敬免單」才知其身份不一般:嚇得忙道歉

安妮 2022/05/30 檢舉 我要評論

顧阿伯的兒子大學的時候談了一個女朋友,是城東一戶中產階級的女兒。畢業后兩人自然而然的走到了婚禮階段,顧阿伯高興得不得了。

兒子的女朋友姓王,家里還挺有錢的。王家人可能也算得上是勢利眼了,定親的時候,王家人看顧阿伯穿的十分寒酸,跟個老農似的,就一直沒給她好臉色看。顧阿伯受到歧視,心里有些不滿,但為了兒子的婚事,她還是忍了下來。

結婚那天,可能是顧及在座賓客的原因,親家那邊的親戚并沒有對顧阿伯有過多偏見。雙方都互相尊重,吃飯的時候還相互夾菜,一副關系很好的樣子。當婚禮結束后,賓客都散的差不多了,親家看見顧阿伯在一桌一桌地打包剩下的飯菜,就把先前忍著的對顧阿伯的嘲笑一股腦地傾瀉了出來。

親家母說:「哎喲,親家這是在干什麼呢?」

顧阿伯說:「剩飯剩菜丟了怪可惜的,能節省一些就節省一些吧!」

親家母又說:「賓客都還沒散完呢,你這個樣子,別人不得笑話死。」

顧阿伯說:「可總不能讓這些東西都倒了吧?」

親家母說:「這有什麼呀,我家又不缺錢。我看是你太窮酸了,以后我女兒生了孩子還是讓娘家人帶比較好!」

顧阿伯有些生氣了,說道:「我的孫子我自己帶,憑什麼送到你家?」

親家母笑著說:「瞅瞅你這樣,帶出的孩子還不是跟你一樣窮酸,到時候把我家的臉也一塊丟了!」

親家母說的很大聲,周圍打掃的服務生和沒離開的賓客都哈哈大笑了起來,都譏笑顧阿伯太摳門,連這點剩飯剩菜都不放過。

顧阿伯沒有再說話,只是自顧自的把剩下的飯菜都打包了。她剛裝好,想要喊來服務員準備買單,就聽到一旁的服務生說:「真是奇了,還是第一次見有人在我們這種高檔地方吃飯要打包的呢?」顧阿伯笑笑說:「習慣了,畢竟浪費不是件好事!」

服務員說:「一共36萬,請問您是刷卡還是付現金呢?」顧阿伯正打算掏錢買單,就看見老板跑了過來,跟服務員說免單,轉身又對顧阿伯說:「顧董事,您怎麼來了?」顧阿伯平靜地說:「我兒子今天結婚,剛好選了咱家的酒店。」老板說:「那您應該早點告訴我呀,只要是顧董您來吃飯,永遠不收錢!」

一旁看熱鬧的人都傻眼了,沒有想到穿著寒酸的顧阿伯居然是這家酒樓的董事,好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原來啊,這家酒樓是顧阿伯三十年前和現在的酒樓老板合伙開的,從小小的一間餐館不斷地擴大,變成了現在一家知名的連鎖酒店。顧阿伯十幾年前就從這家酒樓離職了,但是老板還是保留了她的董事職位,每年給她400多萬的分紅,也算是這家酒樓的名譽店長了。顧阿伯一直勤儉節約,每次去酒樓吃飯都會習慣性的打包剩飯剩菜,這次也不例外,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不想浪費而已。

這下親家一家人才發現顧阿伯的身份不一般,都紛紛懊悔一直以來對宋阿伯的嘲笑與看低,反倒開始拍起馬屁道歉了,為顧阿伯的節約意識的點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