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香菱學詩,是對薛家的最大侮辱,薛寶釵和林黛玉的差距一目了然

小酱 2021/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香菱住進大觀園,就想著要學詩加入海棠詩社。要說香菱的志向是好的,但很多人卻忽略了一個問題。就是香菱為什麼要學詩。

首先,香菱是薛蟠的妾,薛姨媽擺了酒,她就是偏房。薛寶釵管她叫菱姐姐,是她地位的體現,高于侍妾與後面尤二姐一樣。

但無論怎樣地位,妾也不是隨便要幹嘛都可以。尤其薛家在賈家做客,容易被笑話。

賈府上下那麼多丫頭和侍妾,也沒聽說誰要讀書學詩,一個是文化水準不行,都是文盲。再有也是規矩禮儀限制。

香菱雖然貪玩,也不是不守規矩禮節的人。她要學詩,一定得到了薛蟠的暗示或者支持。

其次,香菱要學詩,證明她有文化基礎。這裡要格外注意。

香菱是甄士隱女兒,甄家也算書香門第。從小就有甄士隱教授文化。她四歲被拐子抱走,起碼學了不少字。

賈寶玉未入學堂之先,三四歲時,已得姐姐元春手引口傳,教授了幾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了。推測香菱也差不多。

不過,香菱想要學詩,認識字還不夠。起碼她要懂得作詩,並且有文化積累,心中有丘壑。這可不是三四歲小孩子就懂得。

香菱被拐子拐走後養在一處地方,長大後待價而沽,很明確是被養成「揚州瘦馬」。香菱識字,更會被著重培養琴棋書畫、詩詞歌賦。

拐子的水準雖然不行,但香菱的文化學習卻從沒間斷。也是她敢于學詩的原因,真要沒有基礎,是不可能學會作詩的。

最後,香菱想要學詩,「小姑子」薛寶釵是高手,卻不教她。

薛寶釵固然對女兒作詩不以為然,但也不是全盤否定。香菱想要學習沒什麼不能教的。二人朝夕相處,學習更容易。沒必要跟薛寶釵學習。

(第四十八回)香菱因笑道:「我這一進來了,也得了空兒,好歹教給我作詩,就是我的造化了!」黛玉笑道:「既要作詩,你就拜我作師。我雖不通,大略也還教得起你。」香菱笑道:「果然這樣,我就拜你作師。你可不許膩煩的。」黛玉道:「什麼難事,也值得去學!不過是起承轉合,當中承轉是兩副對子,平聲對仄聲,虛的對實的,實的對虛的,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

香菱「捨近求遠」拜林黛玉為師學習作詩。雖是二人的笑語,但林黛玉卻給了香菱非常中肯的學習方法。

香菱說她最喜陸遊的 「重簾不卷留香久,古硯微凹聚墨多」,按說就是薛寶釵的詩風,四平八穩。

可林黛玉卻不推崇這種風格。她更喜歡自然和風流的詩風,不許香菱學陸遊,推薦她魏晉、盛唐的古風。

(第四十八回)黛玉道:「斷不可學這樣的詩。你們因不知詩,所以見了這淺近的就愛,一入了這個格局,再學不出來的。你只聽我說,你若真心要學,我這裡有《王摩詰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讀一百首,細心揣摩透熟了,然後再讀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蓮的七言絕句讀一二百首。肚子裡先有了這三個人作了底子,然後再把陶淵明、應瑒、謝、阮、庾、鮑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個極聰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詩翁了!」

林黛玉給香菱設計好了學習方向、目標和規劃,還給她提供了教材。

如此,香菱的詩風勢必與林黛玉接近,完全不同于薛寶釵。說林黛玉是她老師也不違和。

林黛玉的詩風風流婉轉,自然天真,富有想象力,是林家書香門第的薰陶和教育風格、方向。也是盛唐詩風的主要精神。

林黛玉教授香菱學詩,算是牛刀小試,已經顯露出歎為觀止的效果。試問寶黛姻緣如果成功,黛玉教養自己的兒孫輩,該是何等的成果!賈家失去黛玉,又是何等的惋惜。

林黛玉不喜歡的陸遊詩,與薛寶釵的風格類似。就是作者在暗示林黛玉的教育風格代表「新生」,薛寶釵的風格偏向「末世」!陸遊之後,「詩」基本沒落,再沒有傳世的大詩人,只有一鱗半爪閃現歷史了。

另外,林黛玉不喜歡陸遊詩,香菱來自薛家,王夫人反對寶黛姻緣,不喜歡林黛玉,串聯起來就與陸游背棄妻子唐婉,愚孝的《釵頭鳳》故事相同。王夫人就像陸游母親,賈寶玉就像陸游,而林黛玉不喜歡自己成為唐婉!

閑言少敘,說回香菱學詩的初衷。抽絲剝繭會發現香菱學詩絕不僅僅是「慕雅」。真要那樣,她也太過于輕狂。

但如果說香菱學詩主要是為了薛蟠,她的行為就可迎刃而解。

香菱呆,薛蟠也呆,這「夫妻」二人,薛蟠不值得託付,卻是香菱的依靠。當初將她從馮淵那搶過來,也等于從拐子手裡「搶」過來。香菱對薛蟠有感情。

薛蟠被打後,薛姨媽和薛寶釵回家,香菱已經哭得眼睛腫了起來,可見關心、傷心了。儘管薛蟠不靠譜,香菱卻是一心撲在他身上。這就是孽緣。

所以,香菱學詩的動力一定來自薛蟠的需求為主。薛寶釵、薛寶琴不教她,也是讓她能夠學習取悅薛蟠的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